财新传媒
2011年05月03日 13:26

《不眠篇》兼物理新闻

我在三月28日那篇博文中提到斯蒂文斯的《徐缓篇》,非常喜欢。斯蒂文斯可以归类玄学派诗人,或哲理诗人,这些诗人在西方算少数,却是真正的主流,例如里尔克,例如艾略特,例如叶芝,例如斯蒂文斯本人。

下面是我自己的《不眠篇》。

一、烂熟的语言让我们失去对语言的感受力。但我们可以在最烂熟的语言重新获得命名的快乐,只有在最烂熟的语言中获得审美。所以,不用母语写诗是可耻的。 (此条有例外,那些没有机会用母语写作的除外)

二、很久以前,我很喜欢一位写旧诗词的人,她跟我说,在心情对头情况下,她可以五分钟写出一首来。所以,旧诗词在宋以后,就成了固定词语和意象反复不断重新排列组合。这就失去了诗歌写......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5日 16:39

谷雨(五则)

谷雨

一位诗人绝笔于谷雨。兔子在麦苗中藏身的时候,
他将陷入无边的松绿。从此而后,
谁再听过
由强而弱的啄木鸟声?

那位写着长短句的人,此刻拙于言辞。
不能峨冠,不能自在择木,不能安闲到与草木对望。
也许那只鸟只是前身,今生注定困于围城。

所有行走于这座北方城市的人都由布谷变身而来。
将谷田之上嘹亮的行吟囚禁于
干燥的内心。

杨花,与粉尘一样恼人的杨花。
杨花与诗人在城市流寓,一样难以清白。
诗人尚且有内心。

他在向内看时,
才看到藏身体内的
那位莫奈,那位梵高,那位高更。
如果只忙碌于行走,将与杨花......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8日 15:48

终于发现了新粒子?

终于发现了新粒子?

1、Tragic death of US physics student

耶鲁大学的一位本科生,Michele Dufault,不幸在做实验的时候因事故死亡。12日晚,Dufault在一个车间用车床时头发被卷进车床。

Dufault当时正在为论文做液体氦探测暗物质粒子的可能性的研究,她是天文和物理方面的学生。详细见纽约时报:

Yale Student Killed as Hair Gets Caught in Lathe

2、Randall的interview

Randall是我的同行,现在在英语世界成为一位科学明星了。她因提出Randall-Sundrum机制出名,后因科普成为美国大众偶像。

Randall还为一部歌剧写歌词。

关于LHC是否能发现Higgs,Randall有一个为时11分钟的电台i......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2日 14:47

穿越洛阳

穿越洛阳

郭达最近拍了一部电影,片名《甲天下》,是一部穿越片,即将上映。影片设计包含了三个时代,唐朝的武则天时代、民国和现代。整个片子是关于洛阳牡丹的,因即将公映,情节不详。因为这部片子,《新电影传奇》的编导邀请我做了一个访谈。

访谈的内容完全是关于穿越的物理学的,即穿越到过去和穿越到未来是否可能。大部分穿越电影和科幻小说喜欢将主人公用各种手法送回某个遥远的过去。在中文世界,最有名的就是黄易的《寻秦记》了。书中,项少龙——一名现代特种部队的士兵——参加了时光机的实验,被从21世纪搬到了秦始皇即位的前一年,通过一系列活动改变了中国历史。《寻秦记》的内容告诉我们为什么大多人喜欢回......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6日 11:12

暗能量综述

暗能量综述

从去年年底,一直致力于写暗能量综述,这篇文章很长,达到176页,应该是暗能量综述里最长的文章。作者除了我,还有王一,李霄栋和王爽。

文章:Dark Energy

这篇文章正文151页,文献目录就有20多页,文章贴出后很快收到十几封信要求引用他们的文章。文章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总结理论模型和想法,有83页,其余是总结观测暗能量手段,未来观测计划,以及数值工作。

第一部分是理论部分,先大致回顾了Weinberg在他的著名综述文章中的分类(Rev. Mod. Phys. 61 (1989) 1)。这篇文章比暗能量的发现早了大约10年,这篇文章目前被引了1900次。即使在1998年前,宇宙学常数一直是个重要的理论问题,所以Weinberg的文章每年大约......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9日 09:50

读特拉克尔

距离上次更新有六天了,我本想再等一天的,这样就是一个礼拜,因为有人这样建议,可以提高博文的质量。这次还是无心写物理,主要是最近物理没有什么新闻,我又不愿意炒冷饭,觉得不刺激。有一篇长达170多页的暗能量review倒是完成了,过两天就会贴到arXiv,那时再写文介绍这篇review吧。

我的博客读者多数是科学青年,少数是文青。但我觉得贴我最近写的诗歌还是远远好于胡乱说些什么。

最近觉得美国诗人斯蒂文斯特别对我的胃口,他著有诗歌短小随笔《徐缓篇》,非常好,觉得如同我自己说的(我不是自夸啊,确实如此)。所以,在这里预告一下,我将来也想这么着写点自己对诗歌和类似艺术的感想,命名成什么还不知道。鉴于我这人......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4日 18:01

创造诗歌与发现科学

随感老师在我的《诗歌PK科学》下留言:

“诗歌 vs 科学,或者更一般的,艺术 vs 科学,是一个迷人的话题。其中一个有趣的问题,想借博主的宝地,提出来供大家议论。

顶尖的艺术家和科学家都在从事高度创造性的活动,这是大家都公认的。问题是,艺术家的创造力 (creativity) 是否比科学家的创造力更胜一筹?不少人认为,二者是可比拟的。另一种观点是,艺术家的创造力确比科学家的创造力还更高一筹,因为前者是完全不可重复的。例如,李白之后再无人能写出李白的诗了;假如爱因斯坦当年没有发明广义相对论,大家相信几十年后就会有人发明它。”

谈到牛顿和爱因斯坦,我们从来都有一种敬畏的心情......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8日 18:01

可畏的对称性

发表于 2011年3月17日 由 李淼

Tony Zee(徐一鸿)写过一本《Fearful Symmetry》,其中fearful不是可怕的意思,是可敬畏的意思。我这篇文章的题目也用可畏的对称性,谈的却不是可敬畏的意思。真正的意思后面就会清楚。

这个世界,看上去杂乱无章,其实最深处的秩序是由对称性决定的。不夸张地说,对称决定了物理定律。最常见的电磁和光的现象,就是由对称性决定的,这种对称性我们的肉眼看不见,普通人也不容易理解。必须了解麦克斯韦理论以及以他名字命名的方程,才能明白这种对称性。物理学家会说,我们之所以需要电磁场,是因为带电荷的物质之间存在一种连续的对称性。

我们寻常就能见到连续的对称性。例如一个完美的球体......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8日 18:01

诗歌PK科学

诗歌PK科学

发表于 2011年3月14日 由 李淼

作为一个在大学本科就立志研究理论物理学的人,我很早就受到科学是美的看法的影响。更极端的观点是,在审美上不美的想法在科学上是没有机会成功的,这该是量子力学主要人物P. A. M. 狄拉克的看法,而他最著名的成就都和审美有关,例如他将量子力学中重要的对易子与经典力学中的泊松括号联系起来,例如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狄拉克方程。与狄拉克持类似观点的还有数学家兼物理学家彭加莱,他说过:“科学家不是因为有用才研究自然的。他研究自然是因为他从中得到快乐;他从中得到快乐是因为它美。若是自然不美,知识就不值得去追求,生活也就不值得去过了。”我想,很多年轻时进入科学特别是理论物理学研究的人或多......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8日 18:00

关于语言与文字

发表于 2011年3月11日 由 李淼 最近写诗写得较多,不免有点感想。

下面几句是昨天深夜写的,先记录在下面,等我有了更多的想法接着写。

1、我们写诗,因为文字有更多可能性。与书面文字相比,语言是更生动的精确。我们在痛苦中学习到这个事实。语言有明显的语调和节奏,使得歧义成为不可能。

2、写古典诗词,首先是韵律。韵律设定语言和内容。所以古人先有句子,后有诗歌。缺乏整体性。

写现代诗歌,首先是内容和语言,然后修改它们让韵律进入。现代诗人先有诗歌,后有句子。诗歌更加完整,但有时某些独立的句子不精彩。

3、上一条当然是泛泛而言,一首好诗,不论是旧诗还是现代诗,必须既是整体的又富含精彩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1日 14:43

超对称会是历史上最大的如意算盘吗?

我个人的观点,是。

从1983年开始,我就学习超对称了,接着是超引力,接着是超弦。28年了,我坚信超对称的历史,占了28年的85%,只是最近三两年,我开始严重怀疑超对称。

从理论的角度,如果超弦理论是正确的,那么用超对称解决规范等级问题的可能性远远小于用warped compactification解决的可能性。

最近,LHC有了第一批分析超对称的文章,情况不太乐观。

详细情况,见

Will the LHC find supersymmetry?

大致情况是,CMS探测器合作组一月份发表了文章,主要是关于寻找squarks和gluinos,实验是观测两个喷注和两个喷注以上的事例,但没有看到超出标准模型的迹象。

对于这些结果,有些理论家悲观,有......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5日 17:33

宇宙中的那些空隙……

宇宙中的那些空隙……

你知道吗,你看到的天上的星星,银河,数不清的类似银河的星系,其实只占整个宇宙能量的很少一部分。精确地说,只占4%左右,96%是无论用肉眼还是用望远镜等寻常手段看不到的能量。

其中,所谓暗能量占了占了74%左右。暗能量是一种均匀地充满宇宙的能量,目前,观测它的方式都是间接的。剩下的部分叫暗物质,我们这次不介绍它。

(图片说明:宇宙能量组分,74%暗能量,22%是暗物质,4%是是物质)

那么,宇宙学家是如何发现暗能量的呢?

这需要先回顾一下我们宇宙的历史和整体图像。

首先,我们的宇宙过去和现在一直在膨胀。这是所谓大爆炸学说给我们的图像。虽然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亲眼看到宇宙是如何大爆......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5日 11:40

假日的尴尬——热卡司米尔效应

假日的尴尬——热卡司米尔效应

做学问的,特别是年轻的学问人,最怕放假。

因为,遇上美国正式假日,预印本文库就不再更新。在圣诞节到元旦期间,不更新的时间最长。这给年轻人带来双重折磨,因为第一这些人手头可能有完成的论文,希望贴出去就被更新了,不更新,贴出去似乎是石沉大海。圣诞前后,也是西方决定博士后位置人选的关键日子,有些人还指望靠新论文找到工作。这是其一。第二是,年轻人精力旺盛,那么长时间不看别人的论文心里也难受。我自己的经验就是证明。我在布朗大学工作期间,预印本文库建立的头几年,那时文库每天更新时间是东部的半夜,我都会开车去办公室看最新更新的论文。

回国后,年纪渐长,浮躁心渐去,倒是越来越享受圣诞这段时间,因为......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5日 11:39

一生(又几首)

过年期间人品爆发,一连写了几首,包括前面发过的《立春》。现在将这些贴出来。

一生

一生何其漫长。比如小时候的记忆,玩伴,邻家兄妹,

过年与年画,可怜的压岁钱,长期分居的叔叔和阿姨,

漫长的午睡。遥远得像时光。遥远得

像在来生中醒来。

如果将夫子起于地下,或者请他乘上未来时光机。

夫子道,吾十五有志于学。在一朵花的年纪而立。

五十方才不惑。夫子,我要和你相对而泣。

就让知天命的年纪顺延到六十。

那时,用一生的积蓄换一座房子。

按照想象,做一个花园。早晨或下午,穿一件

布袍,在槐花下写诗。暮年将比一生还长。

夫子,我倦于求学,愧对......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30日 17:40

不可见之力

不可见之力

下面是我起始于21号写的诗。主要内容三天写好了,修改费了很久。这是一首关于暗能量的诗,也是我第一次尝试用诗歌的形式写科学,以后还会继续尝试。

诗歌有些地方比较“晦涩”,我暂时不做解释。后面附三张图,算是简单的解释。诗歌六百余字,该是我写的最长的诗了。

不可见之力

在一个大约可以计算的年份,

进化终止了,音调清晰可辨。

以后是不停地诉说。

认识在记录上积累,文明用光照亮自己。

也照亮历史。开头逼来。

火婴,以及飘渺可变的种子。

时光在匀速流动。膨胀时减时增。

一种力量在边缘囤积。来自过去还是未来?

至今仍是一个秘密。为此他们仍在苦求。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8日 17:44

探测时空极限的第一年

大型强子对撞机,英文简写为LHC,是最吸引人眼球的科学装置和实验。该装置位于日内瓦附近的瑞士和法国交界处,主要部分安置在一个周长为27公里的隧道中,该隧道最深达175米。这个隧道并不很新,建造于1983年到1988年之间,曾经安置过大型正负电子对撞机(LEP),这台同步加速器为了给LHC让路在2000年就关闭了,但成果斐然。在运行的11年间,精确确定了粒子标准模型中迄今发现的重量排名第二和第三的两个粒子的质量,即所谓中间玻色子的质量,同时也精确确定了标准模型中的很多其他参数。可惜,这台加速器并没有发现标准模型的最后一个粒子,希格斯粒子。

大型强子对撞机的主要目的是完成大型正负电子对撞机的未竟事业,找到希格斯粒子。......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4日 11:16

集智俱乐部读书会

集智俱乐部读书会

1月22日下午第一次参加了集智俱乐部的读书会。地点是三号会所。

读的书是《哥德尔,埃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这本书的作者是Douglas R. Hofstadter。我读研究生时,本书的一些部分被翻译成《GEB——一条永恒的金带》。

作者在中文版序言中说到翻译的故事。译者也说,该书题目就是一个回文:Godel, Ether, Bach-a Eternal Golden Braid,即GEB, BGE。

虽说这本书很早就出名了,我却一直没有读过,在此表示羞愧。

集智俱乐部

读书会链接

下面是我下午在三号会所拍的几张照片。

三号会所还有我的书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1日 11:28

认知是一种幸福

有人说人类有别于其他动物的地方是拥有两种能力:语言和数学。有了语言与数学或逻辑推理能力,我们不但有了交流的工具,也有了理解这个世界的能力。当然,世界是可以理解的这个事实本身是一个奇迹,我们并没有真正理解为什么会这样,这是科学的终极问题之一。

既然有了这两种能力,认知和创造(我指的是知识上的创造与艺术上的创造)就成为人类一种本能,完全或极大限度地发挥这种本能能够给我们带来愉悦甚至幸福。佛洛伊德在一篇著名的论文中分析了达芬奇的不可思议的创造力,他认为达芬奇通过创造满足了自己,而达芬奇终身未娶,创造的满足代替了其他方面的满足。

今年网络杂志《Edge》向西方知识界提出的年度问题是,What Scie......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1:44

《四季》之秋、冬

这个月12号,周兰珺钢琴,孟君、王爽朗诵了我的《四季》,现在将另外两首贴出来。

所有的秋声起于一声嘹亮的小号。此时宏大的暑气

刚刚洗白秋天。早晨的气温开始宜人。

傍晚开始轻松,庄稼与天是淡黄的,风也是金的。

菊花还没有承接荷花,诗人也没有悲秋。

我承认,我的夏天还打着蓝色的鸽哨,秋天就来了。

拖着长长的尾巴,彗星般地布满天空。

九月,是神农氏的秋天。嘉禾为我们奉献出火。

悲观的诗人看到丰收后荒凉的大地,黑暗升起。

月亮从温暖变成寒冷。永恒的主题。

海上明月和隔着水晶帘的秋月,以及滴着银黄声音的

月亮。玉露凋伤中我手捧这些温暖的意象......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1:43

魔鬼在细节中(并为集智俱乐部打广告)

西谚有句话:魔鬼在细节中(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说的是不论你做什么,要小心考虑到所有的细节,否则不知哪里就会出麻烦。据说原话是上帝在细节中,后来估计考虑到捉弄人的只有魔鬼,就改成魔鬼在细节中了。做科学研究,这句话尤其重要。我在美国做博士后时,就经常听到这句话。

一个年轻人,如果经常嘴里说出大词,就很值得疑心了。往往他在哪里读了一本半本书,没学到重要的细节,成天就将大词挂在嘴上,如果你追问一点儿细节,很快就露馅。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做科学研究的,因为科学上往往就那么点细微的区别,导致结果的完全不同。另外,科学和所有需要技艺的领域一样,最重要的是手艺,而手艺就是一个一个处理细节的能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