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0年07月05日 13:52

全息光学

全息光学

一段时间以前,忘了具体时间了,大约是凝聚态物理进入AdS/CFT专家们的视野的时候,我和学生聊天时说,下面该轮到光学了。前天,第一篇全息光学的文章出现了。

当然,全息的概念本来来自于光学,这里全息的意思是用全息原理研究给定物理系统,也就是说,用一个等价的引力理论来研究该系统。全息光学,就是用一个等价的引力系统研究光学。假如光学的空间是三维的,那么引力就是4+1维的。

这篇文章针对这些年来出现的超颖材料,具体的是负折射率的材料:

Holographic Optics and Negative Refractive Index

我对超颖材料发生兴趣,主要不是隐身衣的可能,而是用超颖材料模拟引力场,特别是宇宙学。这和全息光学正好是相反......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30日 10:04

几篇科普博文

还是没时间写东西,转几篇不错的科普大家看看。

第一篇, How do we use the CMB to learn about the Universe?

这篇文章里有一些漂亮的图。

第二篇,Dark Energy and Dark Matter Might Not Exist, Scientists Allege

当然这是非主流观点。

Durham University的Tom Shanks和他的学生Utane Sawangwit重新分析了WMAP的结果,他们不用木星来校准,而用WMAP中更远的天体来校准,发现涨落比WMAP组自己分析的要小。这样话的,也许不需要暗物质和暗能量来解释这个结果。

但是,WMAP组的Mark Halpern不同意他们的结果。

第三篇,What’s the (dark) matter? Physicist Peter Fisher says we may not know for ......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9日 09:59

世界杯淘汰赛/模拟宇宙学

发表于 2010年6月26日 作者 李淼

世界杯进入淘汰赛了,今年没有像过去那样在博客猜结果,在微博猜了。小组赛的头两场没猜,接下来猜了12场结果,对了11场(不猜比分),再下来西班牙爆冷,连续猜错两场,不猜了。到了小组赛最后一轮,猜出线队,错了3个。

我不是说我很神,其实只要你看各队实力,加上此前的表现,一般能够猜对大半,但不要猜比分,那太随机了,你又不是半仙。

淘汰赛难猜。一来打到这个时候,16强个个状态不错,都不是白给的,二来有时偶然的因素会起作用,比如某人不小心得了红牌,或120分钟过后点球大战,某人点球踢飞了,比如上届法国对意大利的齐达内红牌和特雷泽盖踢飞点球。

我现在猜八分之一决......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3日 10:06

在宏村

雾气退到山后

阳光和步行一样迟缓

木桥的岁月

隔着记忆成了石桥

银杏和红杨

五百年长出静穆

颜料在盘上缺少了

山前明暗交错的绿色

月沼的水很重

山居的日月很轻

行人在院里的竹子上

看到衣袂飞去的影子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1日 14:35

足球的逻辑/足球的统计(转贴)

发表于 2010年6月19日 作者 李淼

足球的逻辑

同人于野

最近看世界杯有感,本文试图提供一个关于现代足球的“统一理论”。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球迷,但进行了一点思考,查了一点资料,不吐不快,乃做此文。这个理论不是什么标新立异的一家之言,而是想从客观科学的角度,谈谈现代足球应该怎么踢。我将避免零碎的规律总结,而是尽量使用逻辑推理的办法去“推导”这套理 论,且看我说的对也不对。

1. 足球是一个防守比进攻容易的项目。

我在中学当过守门员。一开始都是在操场上用砖头摆门,以至于初中时候第一次跑到正规球场踢球,我被真正的球门震惊了。我感到球门这么大进球太容易了,怎么可能守住呢?然而正式......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7日 14:33

呜呜祖拉

去年国际足联在南非举办联合会杯时,我们在电视上就见识过呜呜祖拉的威力。呜呜祖拉,即vuvuzela,据说名字来源于居住在南非东北部祖鲁人的语言“制造噪音”的意思。另一种说法呜呜祖拉名字来自于南非俚语淋浴,因为这个“乐器”将声音淋撒出来,形状也像淋蓬头。不管来源是什么,vuvu的发音就是呜呜,确实是这个形状像喇叭、长度达一米的号角的声音。当呜呜祖拉一起吹起来的时候,就像一群大象在鸣叫,或一个超级的蜂巢里蜜蜂们都疯了。

我是球迷,去年几乎看了所有联合会杯的比赛,确实感到对呜呜祖拉“悲鸣”的不适。没有想到,今年要经受更多场次呜呜祖拉对耳朵肆无忌惮的喷洒,所以就去网上查这种喇叭的来源。其实它不像非洲一些乐......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2日 09:54

郭汉英老师

郭汉英老师因病于今年6月5日去世,享年71岁。

郭老师出生于1939年4月6日,籍贯四川乐山,196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核物理专业。

我略去郭老师的生平简历,讲一点我和他的一些交往。

我在科大读研究生期间,经常去当时还是叫小院的理论物理所。我第一次见到他也许是1984年夏Robert Wald在北京师范大学讲广义相对论,那时他和周光召先生等人完成了关于规范反常的工作。

后来在86和87之间的夏天和冬天,我参加了理论物理所组织的超弦工作月,与郭老师更加熟悉了。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他对年轻人的关爱,冬天我穿得少,他将一个羽绒夹克借给我。

郭老师在很多场合敢说敢言,另外,那时他也很能喝酒。

89年底......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9日 18:13

额外维与其他

额外维与其他

在物理学中,额外维并不陌生,最早可以追溯到1919年,Theodor Kaluza在研究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时发现,如果加上第五维空间(其实是第四维,如果将时间除外),麦克斯韦理论会自动出现。这个新颖的想法直到1921年才发表。1926年,Klein建议这个第五维应该是一个很小的圆,这个圆的周长最多比著名的普朗克长度大一个量级(普朗克长度是厘米),用目前的探测手段是绝对探测不到的(欧洲的大型强子对撞机探测的最小距离是厘米)。

(Kaluza是一个奇人,据说能够说写17种语言,传说他和《生活大爆炸》中的谢尔登一样,三十多岁时通过读书学习游泳,并在第一次下水时就成功了。)

(Theodor K......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1日 13:35

在西递、汉俳六首

在西递、汉俳六首

在西递

秧苗在蛙声中长出根来

月亮贴满白墙

雾水打湿睫毛和黑瓦

池水安静于心情

西周的水墨被暮色压低

游客踩湿了青石

如果是白天,水声是古铜色

走过墙角,带着邀客的声音

女儿红、青梅和刺梨酒

当街一排新做的酒瓮

在山水洗白的天井中

时间在旧画像中走过

2010-05-30

(注:西周的水墨被暮色压低,是笔误,原意是“四周的水墨被暮色压低”,完全写我见到的,但不少人觉得“西周”好,我将错就错了)

124

门,我进入

合上

成为不可觉察的皮肤

2010-04-21

125

地轴牵着

五月

艰难地竖起<......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6日 14:25

物种大灭绝

最近几年灾难频繁发生,地震、海啸、大干旱。尤其是在中国发生的两次地震破坏极大,让人们开始疑神疑鬼,配合好莱坞“科幻大片”《2012》,许多人真的觉得大灾难即将临头,也许是2012,也许是不远的将来的另一个年份。甚至连牛顿研究圣经得出的数字2060再次被人们翻出来炒冷饭。

从很长的时间尺度上来看,大灾难,大到和六千五百万前使得恐龙彻底灭绝的那场叫K-T灭绝事件(白垩纪第三纪物种灭绝)一样的灾难在未来都有可能,那时可能是《2012》中的大洪水淹没整个地球,也可能是核冬天的降临,也可能是火山爆发引起的玄武岩熔浆的大面积覆盖,特别是最后一项,地球上至少发生过11次。

物种灭绝自地球上存在生物以来发生过很多次,......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6日 14:23

缸中的大脑

美国1999年科幻片《The Matrix》,中译《黑客帝国》,讲的是到了2199年,大部分人类生活在虚拟世界中,我们被一个叫母体(Matrix)的机器控制了。生活在母体中的人,生活完全是虚拟的,或虚假的,就像一个计算机程序。那么,在这里虚拟是什么意思,是如何达到的呢?

程序员尼奥同时又是一名黑客,被一位抵抗组织的领袖莫菲斯找到,并让他选择服用一颗红色药丸和一颗蓝色药丸。选择红色的,他会看到母体的真相。他选择了红的,进入了一个可怖的世界:他生活在一个充满液体的缸里,身上插满了电线和管子,周围都是类似的缸子。母体就是用这个缸子来控制他的,他在母体中的一个程序员和黑客的生活,其实全是母体通过这个缸子来控制的。

<......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6日 14:15

俳句技巧(4)

关联的技巧-其实这是联想技巧下面的子类,但又是比较和对照的子类,所以我单独给它一个标题。在将俳句中两个部分联系起来的时候,跳跃可以不大甚至是熟悉的。所以初学者容易喜欢关联并且先实践这个技巧。他们理解这个技巧并觉得心安理得。

winter cold (冬天的冷)

finding on a beach (在海滩上找到)

an open knife (一把打开的刀 )

跳跃的技巧-在写作者的技术成熟以及阅读很多俳句之后,他们会觉得简单的关联没有刺激了。作为特殊动物的人类,我们似乎生下来就是寻找更高难度和更大刺激的。当作者开始跳跃的时候,读者会觉得难以跟随甚至觉得俳句没有意义。有趣的是,一首俳句在初读时可能令人无动于衷,等读者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6日 14:13

俳句技巧(3)

感觉转换的技巧-这也是日本俳句大师的传统技巧,但用得很少并用得谨慎。就是将一种感官接受到的印象换成另一种感官接受的印象说出。通常是去听看到的一个东西或者相反,或者在视觉和味觉之间转换。

home-grown lettuce (家里长的莴苣)

the taste of well-water (井水的味道)

green (绿)

聚焦的技巧-这是芭蕉用得很多的技巧,作为一位艺术家,他是一个很有视觉感的人。你在第一行用的是广角镜头,在第二行用普通镜头,在第三行用近焦。看起来很简单,但芭蕉用起来很有效。读一读芭蕉的作品体验一下他是如何这么做的。

the whole sky (满天)

in a wide field of flowers (在宽宽的花圃里)

one ......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6日 14:11

俳句技巧(2)

对照的技巧-现在一切变得容易了。我们要做的只是对照两个意象。

long hard rain (苦雨)

hanging in the willows (挂在柳枝)

tender new leaves (新嫩叶)

从使用这个技巧获得的欣喜是相反的意象形成的刺激。从俳句瞬间可以获得固有的乐趣。但生活中的大多数惊喜来自于相反的对照,所以对照是俳句的主要技巧。(译者注:英文的苦雨,hard rain,其中hard与tender形成对照,雨和新叶形成对照,雨和柳叶没有任何关系,但放在一起就有关系了。另外,long hard rain,我只译为苦雨,因为苦在汉语中既有长的意思,也有大的意思,汉语更奇妙。如果直译,就是长时间大雨,一点诗味没有)

联想的技巧-即将不同的事物关联......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6日 15:03

俳句技巧(1)

俳句技巧(1)

Jane Reichhold是位陶艺家,也写英文俳句,按照日本人的说法,是一位俳人,出版过多种书籍。她的《Haiku Techniques》对我初写俳句时有过很大帮助,让我明白俳句可以有多种写法,可以不按照传统要求去写。至于她提到的技巧,其实我并没有有心为之,即使如此,我觉得她的这篇文章值得翻译出来与大家分享。

经常有人质问我:“你写的是俳句吗?俳句不是5-7-5格式吗?”其实这是对俳句的一种误会。日本传统俳句是按5-7-5音写的,而不是按照5-7-5字,而日文中一字可以多音,所以日文俳句字更少,是一句,中间的停顿是音的停顿而不是标点符号,所以叫俳“句”。按照当年的一些老先生要求写5-7-5汉俳,写出来的多没有俳味,而是一种汉诗。既然写......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6日 15:02

Benford定律

Benford定律

有一次组会前我遇到北大的马伯强老师,问他何以有那么大兴致聊天,原来他在介绍Benford定律和他在这方面相关的工作。

什么是Benford定律?百度百科这么说:

1935年,美国的一位叫做本福特的物理学家在图书馆翻阅对数表时发现,对数表的头几页比后面的页更脏一些,这说明头几页在平时被更多的人翻阅。

本福特再进一步研究后发现,只要数据的样本足够多,数据中以1为开头的数字出现的频率并不是 1/9,而是30.1%。而以2为首的数字出现的频率是17.6%,往后出现频率依次减少,9的出现频率最低,只有4.6%。

本福特开始对其它数字进行调查,发现各种完全不相同的数据,比如人口、物理和化学常数、棒球统计表以及斐波纳契数列数......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9日 10:25

阿多尼斯诗抄

刚刚买了一本阿多尼斯诗选《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正愁没什么更新的,抄几首诗吧。

阿多尼斯是叙利亚人,1930年出生,除了诗人的身份,还是文学理论家、翻译家、画家。

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

我瞥见幽深的黎明

我看到古老的昨天

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

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

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致意义的歌

这不是最初的岁月,也不是末日

这是从亚当的胸口涌出的创伤之河

它的意义深扎在大地

太阳是它公开的形式

短章集锦

阿拉伯的大地是忧伤的,

她的忧伤是语言额头的皱纹。

谁了解如何阅读诗歌,

自......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9日 10:24

杂博(20)

161. 本来以为对《红楼梦》持与我类似看法的人不多,没想到还真不少。在读书人中,喜欢它和不喜欢它大概一半对一半。喜欢的觉得《红楼梦》一切都好,是经典,是逾越不过的高山,是百科辞典,是无韵之离骚,小说家绝唱。

我挑战了一下《红楼梦》,严锋老师很痛苦,最后发现原来我最喜欢须兰,但须兰很推崇《红楼梦》,所以须兰是绝杀。

其实读须兰小说,至少有一部分的笔法太红楼梦化了,是她的不好的地方,不论书面语或口语,红楼梦都不是今天的。

162. 王小山老师专门写了一篇短文批我,全文转载如下:

王小山专栏:微说红楼

在微博里说《红楼梦》,是为“微说红楼”。

李淼老师,物理学家,我看他博客很久......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3日 09:57

几篇文章

1、Aging and Holography

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很吸引人,衰老可以用全息理论来描述!

这篇文章的引言说得很吸引人:如果将一个平衡态系统通过突然的变化变成非平衡的,那么这个系统会进入缓慢的演化状态,时间平移不变性消失了,而且会出现动力学标度律。

但用来描述衰老的数学结构是否过于简单了?他们提出的衰老对称群是这么获得的:从一个具备Lifshitz对称性的时空出发,获得一个对称群,生成元是时间平移,空间平移,伽利略boosts,空间转动,dilatation,特殊共形变换。然后扔掉时间平移,这个新的对称代数叫做衰老代数。有这样对称性的时空可以是依赖时间的时空。

虽然值得怀疑,我觉得文章应该得到应有的注意。作......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1日 15:00

汉俳三首

汉俳三首

本不想更新,但三天更新是我的强迫症。没什么好写的,俳句也只写了三个,也不想为了凑数瞎写,就贴这三个吧。

121 梨花

青桠上挂满

春天女神的

第一次泪水

122 梨花

出门就遇上

前世今生和来世的

一切懊悔

2010-04-13

123 死者

眼睑合上

你没有料到

此时才有别人投来的目光

2010-04-15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