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淼 > 文章归档 > 2011年九月
2011年09月21日 15:06

时间与空间

(《Vision》文章,勿转)

一、经典的时空

时间与空间这两个概念是物理学的基石,也是我们人类甚至动物依靠直觉就具备的概念。

我们判断一个物体的位置,我们从一个地点走到另一个地点,涉及到空间这个概念。在小学,我们就开始学习一些简单的几何概念,例如三角形,三角形中的三个角有锐角、钝角和直角。到了中学,我们还学一点立体几何和解析几何。在这些初步几何课程中,基本的几何对象有点、线、面和体,这些分别对应于零维的对象,一维的、两维的和三维的对象。所以,维度这个概念我们从小学就开始接触了。而在日常生活中,不必通过学习我们就具备这些直觉概念。例如两维,我们有东西南北方向,对应于两个垂直的轴......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9日 11:55

又见北岛

(《理财一周》副刊专栏)

其实我从来没有见过北岛。但北岛终于在阔别大陆媒体之后又公开露面了,前段时间还参加了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我78年到北大上学,而北岛主编的《今天》诗刊恰好同一年出版。我记不得是在第一年还是第二年见到《今天》的,想来第二年的可能性更大。那个时代,学生的思想极为活跃,虽然我上大学时只有16岁,读到《今天》也只有17岁,但对发表在这个刊物上的诗歌印象极为深刻,因为突然之间,这些诗歌告诉我们诗歌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写法,不同于我读中学时在报刊上特别是《诗刊》上读到的那种干劲十足政治挂帅的诗歌。

记得那时技术物理系的一位同届同学,大我几岁,常常在每月某个日......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7:21

玻璃球艺术

有几件事碰到一起,又让我想起写科学与艺术这个话题。

先是百度新知里有人提出一个问题:“科学与艺术的结合,是否就等于在艺术作品中弄点声光电?科学与艺术融合是否存在形式主义的流弊?”我在8月30号回答了这个问题。接着,凑巧的是,我收到一个致力于将科学结合到艺术中的组织“未知博物馆”的邀请去讨论科学与艺术结合的话题,于是在798与一些艺术家一起深入或不深入地聊了一些有关的事情。

前段时间,出于改善个人情绪的原因,我读了黑塞的著名小说《玻璃球游戏》。有了这个背景,我是这么回答百度新知那个问题的:“有人对我说,科学和艺术成为一家了就是人类文明的巅峰之时。我......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7:04

《洛丽塔》与萝莉

(《理财一周》副刊专栏,附送pdf以及唐小唐和五岳散人的文章)

纳博科夫是从俄国移民到美国的多语种小说家、诗人、散文家和翻译家。他同时还是很不错的昆虫学家。

纳博科夫一家因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去了欧洲,那时他20岁。在欧洲,他写作出版了9部并无多大影响的俄语小说。纳博科夫于1940年移民美国。奠定他文学地位的著名小说《洛丽塔》是他到美国后的第三部英文小说,前两部影响不大。这部小说的两位主角,热爱性感少女的艺术家亨伯特•亨伯特和他的情爱对象洛丽塔,后来既成为两个著名文学形象也成了两种典型社会形象。

有着复杂欧洲背景的艺术家亨伯特是一位40岁左右的、长相深得妇女喜爱的中年男子。由于少年......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6日 13:46

读《晚来寂静》

(《理财一周》副刊专栏,并送pdf文件内含他人的诗和专栏)

我好久没有读中文作者的严肃文学作品了,除了复读。在最近两年内,只读了一本,就是李海鹏新近出版的第一部小说《晚来寂静》。这本书,在坊间(指的是网上文艺青年圈),好评居多,差评也有。我想用自己的阅读来评价,但背景是这样的:我读过不多的中文作者写的小说,王小波的几乎所有小说,王朔2000年前的少数几部和2000年以后的所有作品,高行健的两部长篇。其他一些著名作家几乎没读过,除了八十年代读的那些小说,张贤亮、张洁、陆文夫,等等。

如果说王小波和高行健是真正现代意义上的作家,八十年代的小说几乎都不是。现代小说弱化叙事,强化个人体验。李海鹏在......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1日 16:44

一点新闻

今年的Dirac Medal颁给:

Edouard Brézin (École Normale Supérieure, Paris, France), John Cardy (University of Oxford, Oxford, UK), and Alexander Zamolodchikov (Rutgers University, New Jersey, USA).

这三位研究量子临界现象,特别是利用二维场论来研究,具体见

ICTP awards 2011 Dirac Medal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