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淼 > 文章归档 > 2009年八月
2009年08月31日 10:04

隐形电磁斗篷

这里收集一些电磁斗篷文献。实验上第一次实现电磁斗篷的文章,发表在Science上,是

Metamaterial Electromagnetic Cloak at Microwave Frequencies

摘要:

A recently published theory has suggested that a cloak of invisibility is in principle possible, at least over a narrow frequency band. We describe here the first practical realization of such a cloak; in our demonstration, a copper cylinder was “hidden” inside a cloak constructed according to the previous theoretical prescription. The cloak was constructed with the use of artificially structured metamaterials, designed for operation over......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25日 10:30

我是谁

网易博客在建国60周年之际,组织了“中国是什么”的博客写作活动-我姑且这么叫,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取了一个什么样的名称。

“中国是什么”,不是要每一位作者写这么一个大而无当的题目,而是让博文作者们在这个巨大的题目之内自由地写。刚接到邀请的时候我想,去界定一个对象是什么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而解释这个对象不是什么相对容易些。

我本想写中国科学不是什么,还是觉得这个题目大了。不如自省一下,想一想自己是谁,或者,自己不是谁。推而广之,也许我们能看出一点儿中国科学的影响,虽然在中国科学这个巨大的背景之下,你拿多少倍的放大镜也不容易看到我。

而且,我从来不善于做宏观思考,喜欢甚至沉迷于细节的观察和......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21日 09:49

时间的玫瑰(4)

《时间的玫瑰》讨论了九位20世纪大诗人,居然没有几位是善终的。可见,诗人是苦难中开出的花朵。其中曼德尔斯塔姆的命运最为悲哀,被捕两次,第一次坐了三年牢,1937释放。紧接着1938年再次被捕,死于海参崴中转站,尸体至今下落不明。曼德尔斯塔姆活了47岁。

曼德尔斯塔姆虽然是俄国白银时代的代表诗人,甚至是20世纪有数的诗人之一,生前并不怎么出名,死后也是如此。直到1961年,他的妻子才发表了藏起来的手稿。

可能部分由于翻译介绍的原因,我不了解曼德尔斯坦姆。还是在读了《时间的玫瑰》之后,才开始慢慢地读他的诗。我被北岛翻译的《列宁格勒》打动。我是喜欢他的风格的,甚至北岛文章的标题: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8日 10:38

卓越还是空话?-转帖几个

卓越还是空话?-转帖几个

1、Reinventing Gravity - Brilliant or Bunk? 这是Andrew Zimmerman Jones最近一篇博文的标题。Brilliant可以翻译成才华横溢,以及其他几个好词,我用卓越,是因为大陆很少用,而台湾常用。台湾学术界恰好有卓越计划(类似我们的973计划)。

这篇博文是John Moffat新书Reinventing Gravity: A Physicist Goes Beyond Einstein的读后感。我没有机会读这本书,但我知道Moffat是Smolin眼中的seer(关于Lee的那本书,这里)。这个世界,seer几乎绝迹,我不相信Moffat同学是,他的文章我读过几篇,都没有什么说服力。

但是Jones认为Moffat的想法值得更多的重视,虽然他也不信。总的说来,我不相信任何modified gravity,未来会证明爱因斯......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7日 11:42

弦论与凝聚态物理

过去数年学术界一直时兴交叉,典型的有生物与物理学的交叉,金融与数学甚至物理学的交叉。这样的交叉是学科与学科之间的交叉,两个不同的学科本来隔得很远,而一个学科中的学者在学习另一个学科的背景知识和主要问题之后将本学科的方法和知识带到另一个学科,对那个学科发展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所有这些交叉学科的研究其实都还处在起步阶段,前景不可限量。这次我要谈的其实是一个大学科之内的不同的小学科之间的交叉,具体地说,就是弦论与凝聚态物理之间的交叉。表面看起来,一个学科不同分支的交叉是自然的,其实远不是如此。自然科学特别是物理学到了现代,分工越来越细,很少有人能够同时具备两个或更多不同分支的知识,更不用说......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2日 09:58

量子引力和弦论在中国

量子引力和弦论在中国

(下面是根据我去年在“量子力学在中国”的会议上的报告整理出来的文章,将发表在《现代物理学知识》,勿转)

直到上世纪60年代,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一直是理论物理中理论色彩最浓的一个分支,那时广义相对论的主要实验验证是水星近日点进动、太阳引力场中的光线弯曲、引力红移。直到宇宙学和涉及强引力场的一些天体物理问题成为实验(观测)领域后,广义相对论才成了和其他物理理论如粒子物理类似的学科。与此同时,人们开始尝试将引力和量子力学结合起来,这就是著名的量子引力或引力量子化问题。

在西方,最早研究引力量子化问题的有Feynman和DeWitt,他们的尝试虽然不成功,却留下了一些重要概念和方法,例如后来在研究......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0日 11:08

爱因斯坦的望远镜

《爱因斯坦的望远镜-探索暗物质和暗能量》一书,作者是Evalyn Gates,芝加哥大学卡弗里宇宙物理学研究所助理所长,最近为张威和上官敏慧译成中文,近期就要出版。

“爱因斯坦望远镜”听上去很陌生,其实是专业名词“引力透镜”的一种大众化的说法。我们知道,光学透镜-望远镜的主要组成部分,是通过镜片的折射率来聚焦成像的,那么,引力透镜的原理是什么?在爱因斯坦的引力理论中,光线走最短程线,这种最短程线对于一个距离目标和引力场很远的观测者来说,看上去并不是一条直线。最初验证广义相对论的实验就是在日食时观测恒星光线掠过太阳后弯曲的角度,虽然由于引力场本身很弱这个弯曲的角度非常小。我们知道,通常的镜片是利用折射以......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07日 15:35

两篇博文

1、Is cosmology about to become boring?

Steinn Sigurðsson在这篇博文中讨论了李惕碚老师等人的新文章Improved CMB Map from WMAP Data 。

他注意到在李老师等人的文章中,四极矩和八级矩不再有WMAP组所说的调准效应,所以他说宇宙学也许因此变得没有意思了。但他没有注意到,在李老师等人的工作中,四极矩彻底消失了,这是另一种奇怪的现象。如果李老师等人的结果是正确的,我们还需要理解这个现象。

2、Romantic Science

Sean Carroll看来也是一个文青。在这篇博文中,他指出西方的浪漫时期(1770-1830),诗歌比科学更为特出,出现了济慈,雪莱,拜伦,柯勒律治,布莱克,华兹华斯,歌德,席勒,普希金,等人。那个......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03日 14:20

时间的玫瑰(3)

策兰是我喜欢的西方诗人之一。北岛《时间的玫瑰》策兰篇的题目是《策兰-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选自策兰的诗《卡罗那》,此诗的最后一段:

我们在窗口拥抱,人们从街上张望:

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了!

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时间动荡有颗跳动的心。

是过去成为此刻的时候了。

是时候了。

是策兰诗歌里少有的乐观的一段。这是写给女诗人巴赫曼的,我不知道为何北岛要选这一句作为策兰的题目。也许不同的人对一个诗人的感受不同,如果是我,我会选《白杨树》中的一句“我母亲的头发从没有变白”作为题目,因为策兰一生生活在母亲死于集中营和欧洲犹太人走进空中坟墓的阴影中,最后自沉于塞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