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5月24日 09:10

独创就是无中生有

《从零到一》是PayPal黑帮教父彼得·蒂尔的畅销书,风靡了美国之后再风靡中国。

据说,八十年代在大街上扔一块砖头就能砸到一位诗人,那么现在在大街上扔一块砖头就能砸到两位创业的人。为什么现在创业的这么多?简单一句话就是市场细分,网络化又将早已被大工业消灭了的家庭作坊召唤回来了。既然创业者这么多,既然《从零到一》就是一本写给创业者看的商业哲学,这本书不火才怪。那些对此书视而不见的人要么是天才,要么迟早创业失败。

最近,我花了不到三天时间将这本书读完了,虽然没有记笔记,却不时在微信朋友圈摘录一些精彩的段落,实在有点忍不住。这书太精彩了,不仅适合创业者读,也适合任何从事创造性工作的人......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1日 09:18

科学家如何分类

科学家如何分类

几年前,我"发明"了一种科学家分类。按照这个划分,一位科学家总是落入以下四类中的一种。

第一类,思想家。这类人最特出的特点是思想的深刻。例子,物理学家中有牛顿和爱因斯坦,生物学家中有达尔文,数学家中有莱布尼茨和高斯。

第二类,建筑师。这类人不见得思想有多深刻,标志是像坦克一样将一个甚至几个领域碾平。远的例子有数学家柯西,近的例子有物理学家威腾,还有建立弱相互作用和电磁作用统一理论的温伯格。很难说是思想家还是建筑师更重要。也有身兼两者的人,例子就是牛顿和爱因斯坦。

第三类人是一件事大师,对该类的命名,本人应该做出了独特的贡献。这类人一生除了一件重要贡献之外,......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5日 16:28

二娘淼叔奇双会|身在名门,是幸还是不幸?

二娘淼叔奇双会|身在名门,是幸还是不幸?

二娘说:

二娘首先说一下何为名门,名门便是有名望有地位的家族。身在这样的家族作为个体是不幸的,因为你不太可能自由了,一言一行甚至成就都不由自主被人与家族前辈比较,何来"平淡是真"的幸福?

台湾作家萧丽红写过一本小说,里面一个大家族男丁写信给女朋友说:"就你所知,我是老大,还是大家庭中,老大的老大,你了解这类人的特性否?固执、敏感,虽千万人而吾往矣——习惯于独行夜路,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心如古井水,井的宁静下,韫藏着无限的狂乱,无限的澎湃,却又汲出信、望、爱无数。"

以上,我觉得作家非常到位的指到了身在名门的痛处,就是你別无选择,你的身份......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8日 16:27

怎样选择专业?选理科,选擅长

怎样选择专业?选理科,选擅长

今年高考生有九百多万,录取人数七百万,录取率不小于75%,基本与去年持平。我大广东的高考人数75.4万,全国第二,当然和人口第一大省相称。

当年,我1978年高考的时候,参加高考的人数过了六百万,录取率只有7%,考上大学真和中了举人一样,整个县城都知道。每年放假回家,左邻右舍争着请吃饭,真的很风光啊,基本上风光了四年还多。现在,考大学虽然一点都不比当年轻松,可是上大学真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你上了一本,人家上了清华北大,你上了清华北大,人家出国留美,更不要说不少人还去了常春藤大学呢。

录取率这么高,大学毕业的人数也多,就业很麻烦。因此选什么专业就成了一门学问。虽然我不过问高考很多年,还......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7日 11:04

交朋友是要高冷有格调还是俗气有恩义?

交朋友是要高冷有格调还是俗气有恩义?

交朋友是要高冷有格调还是俗气有恩义?

二娘选高冷有格调的朋友。

一定有人说好冷,这样的朋友要伺候要善待要淡如水,有什么趣味?

好嘛,高冷有格调=无趣吗?

被文学界评价中国最懂"莎士比亚"的朱生豪君,曾在世界书局工作。他的日记里写:"七点半起床,八点半到局,十二点半吃饭,下午一点钟到局。办公时间除了尽自己本分之外,便是偷出时间来翻译(莎士比亚著作),查字典……"

写这日记的人乍一看挺高冷啊,有格调,业余时间翻译老莎,书呆子。

但是,他有个喜欢的女人叫宋清如,他给她写情书仿佛是另一个朱生,从画轴里活转来,翩翩下地的公子。并且,情书开......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2日 09:14

二娘淼叔奇双会 | 爱我的和我爱的,选谁?

二娘淼叔奇双会 | 爱我的和我爱的,选谁?

二娘说:

台湾民谣歌手中的大哥大刘文正先生曾经办了飞鹰唱片公司,旗下第一位女歌手裘海正有一首当时红遍台湾以至内地的歌《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歌词写实。"爱我的人为我痴心不悔,我却为我爱的人甘心一生伤悲。爱我的人为我付出一切,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狂乱心碎……"讲真,二娘每次唱K,唱这首唱到这几句词,心中总是无限感慨。是啊,爱我的…我爱的…选谁?

选谁呢,选谁呢?

小青走上桥,忽然转头问姐姐:"姐姐,你终究是选了爱你的人还是你爱的人?"

白素贞说:"且把许仙寻回。法海无边。"

二娘生在杭州,杭州著名......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2日 13:41

IP时代

IP时代

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有很多新生事物涌现,所以就有了"颜值时代"、"O2O时代"、"IP时代"、"连接时代"……所有这些新生事物,其实都与"连接时代"有关。

除了智能手机的出现,人类并没有创造出太多的新技术,至少,那些潜在的新技术还处在实验室阶段,要进入生活,还需要若干年。最近十年的生活变革,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生活方式的变革。这些变革的核心,自然是人与人的连接方式。

微信取代了短信与电话,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电子邮件;淘宝取代了逛超市;滴滴打车取代了拦路打车;支付宝或微信取代了现金与信用卡。这些连接方式......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6日 11:30

制造完美人类是个噩梦

制造完美人类是个噩梦

1991年上半年,我来到美国不到半年,突然患上感冒,流鼻涕不止。那时,我已经有了医疗保险,只是从来没有用过,就忍着不看医生,随便在超市里买点当时流行的非处方感冒药,无非是康泰克、白加黑之类。这样自我治疗了半个月还不见好,只好去看医生。医生一下子就弄清楚这不是感冒,是上呼吸道过敏,于是开处方给我,从此我就与过敏药结下不解之缘。

1992年我们全家去了东部,我的过敏加重了,严重到每年有一两个月呼吸不畅眼睛瘙痒难耐,早上起床眼睛被排泄物糊起来。一次,我在《时代周刊》或是《新闻周刊》上看到一则消息,说科学家马上就有根治过敏的办法了,这个办法就是改变你身体中的某个基因。

从此我盼啊盼啊,......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13:28

设计师的另一种声音

设计师的另一种声音

2月11日,一则新闻震动了人类世界,而新闻内容则事关于宇宙中一种最微弱的声音。

这个声音据说是在2015年9月14日被位于美国的两个科学装置听到了,科学家们等这一天等了多少年?从爱因斯坦预言它的存在开始,人类等了整整一百年。当然这么说并不严谨,因为爱因斯坦之后的物理学家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没有真的认为我们可以"听到"它。直到大约五十年前,一位探测这种声音的先驱,约瑟夫韦伯才在马里兰大学建造一种天线来听它,当然他没有成功,他的后辈用他发明的类似天线也没有听到。

这种声音就是引力波。

LIGO听到了,不仅听到了,还知道它来自于什么,两个巨大的黑洞合并,其中一个黑洞的质量大约......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6日 09:02

谈中山大学“天琴计划”

谈中山大学“天琴计划”

图片来自于网络

物理学在过去的世纪里得到了高速发展,人们因此认识到在自然界中存在着四种基本的相互作用,它们包括与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万有引力作用和电磁相互作用、以及在微观粒子间变得重要的弱相互作用和强相互作用。相比于其他三种基本相互作用,万有引力统治着日月星辰的运动和整个宇宙的演化,具有特殊的重要性。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是目前描述万有引力的最好理论,一百多年来它已经成功通过了各种实验检验,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被破坏的迹象。如同麦克斯韦的电磁学理论预言了电磁波一样,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也预言了引力波的存在。但是由于产生引力波的条件极其苛刻,人工手段很难产生能够被探测到的引力波。自然......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5日 09:07

警惕人工智能是件愚蠢的事儿

警惕人工智能是件愚蠢的事儿

微信朋友圈隔三差五就会刷点什么。经常见到的有:明星出轨,名人去世,飞机失事……前段时间则流行起知乎专栏“为什么最近有很多名人,比如比尔·盖茨、马斯克、霍金等,让人们警惕人工智能?”
 
流行往往与几个要素有关,这是我最近读畅销书《影响力》得知的:互惠、社会认同、喜好、权威,以及稀缺。很明显,社会认为谈论名人八卦是一种娱乐,每个人都会从中得到道德满足感,所以明星出轨事件同时满足了两个条件:社会认同和喜好。一个名人去世后为什么那么多人来认熟人?明显是权威在隐性地起作用,我不仅知道他我还知道他的作品,因此我也接近权威了。飞机失事呢?你会说这是社会......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5日 09:11

人工智能时代将进入大停滞

人工智能时代将进入大停滞

未来学在当下中国不是被看好的一门学问,假如我们能够将它称为学问的话。我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未来学在中国红过一段时间,不久就销声匿迹了,理由很简单,预测未来很容易说,说对了那就很难了。再说,80年代还是非互联网时代,人类还没有进入像今天这样科技几乎完全主导生活的时代,公众对所谓未来学也没有什么持久的兴趣。

《2001太空漫步》场景(图片来自网络)

预测未来,在我眼中的大师自然是科幻作家阿瑟克拉克,他的科幻经典《2001太空漫游》预测对了很多东西,例如航天,例如直角显示屏,甚至中国的太空站。至于名声很大的阿西莫夫,他预言的一些事情至今还没有实现,其他科幻作家......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8日 09:07

历史的大转折,也许都来自看似偶然的灾难

历史的大转折,也许都来自看似偶然的灾难

最近几年,由于对几个问题的思考,我彻底改变自己的历史观。

10月16日,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成都分院主办的思想沙龙上,我与到场的近百位企业家分享了一些影响当代社会思潮的几个核心物理观念,又一次谈到我的历史观。

这个历史观用一句概括就是,历史上的一些重大转折来自于偶发的诱因。一个最为典型的例子是欧洲黑死病导致了文艺复兴,而文艺复兴则是西方现代文明的先导,文艺复兴解放了人们的思想,诱发了现代科学的诞生,重塑了人类发展的历史。黑死病的发生,让欧洲人口锐减,农民有了与地主谈判的能力,带来了欧洲自由思想的产生。

那么,导致欧洲人口减少三分之一的黑死病又是怎么爆发的呢?......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5日 14:05

创业的人太多,群众已经不够用了

创业的人太多,群众已经不够用了

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是坐汽车,那时要么是搭坐父亲工厂的货车,偶尔会坐公共汽车。记得第一次搭乘公共汽车是去连云港。这一次十分开眼界,不仅坐了公共汽车,还第一次看到了火车。

一个小城的少年是很幸运的,因为那时农村青年恐怕连公共汽车都坐不上,常见的交通工具是牛车或者手扶拖拉机。夜晚坐车的时候,特别喜欢迎面也开来一辆车,这时,双方司机会在车子交叉而过之后互相鸣笛致意。

第一次坐火车是去北京上大学,1978年。在这一年,我突然就从处于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生活中跃进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生活。在北京,很多东西用电,街上有了电车(现在已经近乎绝迹),后来还出现了电视。那时几乎没有出租车。

第一次坐出租......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2日 09:27

时间的重量

时间的重量

1.《悉达多》

我的文学审美感,应该是初中时培养出来的,是根深蒂固中国式的。一本泛黄的《千家诗》,“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让我未长大便有远游之意,而“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更让我向往古人居所的旷渺。

等到我“学业有成”之后,旧时的一点中国心早已化在血液里,不露峥嵘,人生的际遇蹉跎各种得意不得意,非外来文化不可化解。奇怪的是,四十不惑之后五十知天命之前,却是一本充满东方意识的书让我对生命的看法有了转折,这就是黑塞的《悉达多》。

黑塞本人的宗教观被很好地总结在他的《我的信仰》中,他本来的宗教是基督教,由于他外祖父和母亲的缘故,又深受印度......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8日 20:42

享老时代   

享老时代

李淼

1.

他放下报纸,叹了一口气,每天都有这样的新闻。这些新闻虽然在报纸上只停留几个小时,却完整地刻在了他的记忆中,短期之内是抹不去了。

又有老人自杀,这很寻常。有时老人会出现在头版,那是干了一件轰动的事情。这些文字和动画不久会被其他文字和动画代替,但新的新闻不会变得更好。用柔软显示材料制成的报纸就这么几张,新闻不断更新但传达的信息也和这些显示材料一样老旧。

五十五岁的约翰李也算是一个半老人了,用朋友的话说,是中老年。即使度过了中年危机,他仍然生活在焦虑中。指不......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7日 15:58

《越弱越暗越美丽》后记  

(《南方日报》作者手记栏目)

李淼

很多事,我是不相信有什么必然性的。比如,历史,再比如,社会。大到整个社会的历史,小到个人的历史,有时候关键性的转折往往是偶然的。

比如我写科普,如果不是在回国后有人将我推荐给《牛顿科学世界》,我大概连打中文都不会。关于我个人的第二个例子是诗歌。我写过古典诗,那还是上大学之前,除了阅读旧诗词之外我还研究格律,例如读过王力先生的《诗词格律》。上大学之后,只读不写,新诗则读《今天》。物理学研究会耗尽一个人的所有精力,所以在回国之前,我不怎么读文学,更不用说自己去写了。2008年,我在博客上偶然说出也许我有能力......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4日 15:58

暗物质粒子到底何时现身?  

暗物质粒子到底何时现身?  
(已发北京日报)





2012年3月2日,美国航天局公布合并星簇Abell 520多波段图像。巨大的星系团正发生碰撞,但天文物理学家们不清楚为何暗物质会与正常物质分离。在上面这张多波段影像中,暗物质是以蓝色呈现,这是由远 方星系发出的光扭曲了星系,通过仔细分析后而描绘出来的。CFP



国际空间站上的阿尔法磁谱仪。

新闻背景

历时18年,由诺贝尔奖得主、美籍华人物理学家丁肇中主持的阿尔法磁谱仪(AMS)项目终于公布了第一个实验结果,文章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上。该项目对宇宙中究竟是否存在暗物质有望给出有趣的探索。

元宵节前,传来丁肇中先生领导的一个大型太......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3日 16:32

阿瑟的奇幻漂流  

阿瑟·克拉克躺在病榻上,开始回忆自己的后半生。

他是从什么时候成为极端无神论者的?具体日期并不重要。短暂从军的经验让一个技术主义者成为技术万能论者,因为他相信,战胜者一方并不见得是正义的一方,这个群体也不比对手多出更多的爱。战胜者有更好的军备和更好的战争大脑,而正义向来是事后的编造。运气也总站在战胜者的一边。

真正弄明白人类的历史是在他决定移民斯里兰卡之后,因为一个偶然的因素,他成了水肺潜水爱好者,终其一生,他都受益于那次在水底的偶然发现。

千柱庙在印度教中占据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但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是17世纪之......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2日 09:40

霍比特人与未来城市

我看了托尔金的《霍比特人》,当然是冲着他写《指环王》的名声去的。看完了,对托尔金更加佩服,原来人家语言学教授写自己的长篇小说处女作也能如此与众不同。

世纪文景将新版《霍比特人》寄给我,我写了书评,从此对奇幻类小说另眼相看。

《霍比特人》被拍《指环王》三部曲的彼得·杰克逊拍成电影。眼下在中国上映已近尾声的第一部《霍比特人:意外之旅》好评不多,很多人说冗长,有些人说不好看。我觉得说不好看的可能没有看过小说,与小说没有“感情”。杰克逊将一部不算特别长的小说拉伸成三部曲,当然会添加小说中没有的东西,有时还故意拖长场景。例如,小说中只占一章的“不速之客”到了电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