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淼 > 文章归档 > 2012年六月
2012年06月30日 21:09

赵老师的近体诗情结

(《人物》)

我知道赵忠祥老师写近体诗,该是博客如日中天的时候,大约是06年。那时赵老师写诗,所谓老干部体还不算彰显,我觉得他这么做无伤大雅。老干部退休之后,一部分去打麻将练气功,另一部分去学习琴棋书画,尤其是后者,是好事情。老干部体是近体诗中的一种,大意是老干部退休后学写近体诗,题材多是歌颂时代和革命的大好形势,所以“东风吹战鼓擂”虽然没有了,像赵老师最近这首写神九的“乾坤献瑞风长舞,龙凤呈祥云放歌”调调必不可少。

所谓近体诗就是格律诗,发端于南北朝,奠定光大于唐朝。格律诗发端于南北朝的原因朱光潜先生在《诗论》里说得清楚,一来赋和韵文中的对仗发......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1日 09:31

衰退的记忆(2)

前面我说的瞬时记忆、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之间的关系,是基于我自己的经验,和上世纪六十年代提出来的Atkinson-Shiffrin模型类似。A-S模型比较简单,这个模型告诉我们,在瞬时记忆的基础上,如果我们在观察时灌注了注意力,那么瞬时记忆就成了短期记忆;在短期记忆的基础上,我们反复练习,就成了长期记忆。短期记忆输入,成了长期记忆,而我们回忆起长期记忆,就成了短期记忆。后来大家说,A-S模型太简单,于是就有了工作记忆模型,这个模型比较复杂,我们这里就不谈它了。

人之所以成为万物的精华,关键是有自我这种意识。一个原子没有自我意识,甚至一个大分子也没有自我意识。记忆,本来就是自我意识的基础。而所有这......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4日 09:37

衰退的记忆(1)

最近两年,我越来越容易忘事。主要表现在,有些事情,如果不提前一天提醒我,我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这肯定是记忆的某个方面随着年龄的增大出问题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有什么措施可以改善目前的状态吗?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在网上学习了一下,将所得的相关信息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人的记忆分成三种,一种是长期记忆,比如我们小学时学的汉字,学了可以记一辈子,要达到这种记忆,需要反复练习。我们都有这种经验,比如学英语,一个单词不背几次,下次还会忘。我的经验是,在我读英文小说或者其他英文文章时,遇到一个生字,当时查字典,知道意思了,这个生字的拼法基本也烙在大脑里了,可是隔一段时间读其他......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7日 14:34

与爱因斯坦讨论物理

《你错了,爱因斯坦先生!》是粒子物理学家、著名科普作家哈拉尔德·弗里奇的科普著作之一,德文版出版于2008年,英文版——根据译者邢志忠说,是德文版的简化版,出版于2011年。邢志忠和邢紫烟的中文译本出版于今年,主要根据英文版译出,难怪我觉得在短短的157页中文版中,要完全把握作者企图解释的所有物理有一定难度。

我喜欢这本书的形式,即是近代科学祖宗伽利略用过的对话方式,当然这种方式起源于柏拉图。对话方式容易将比较困难的内容分解成逻辑上连贯的,但形式上也许有点跳跃的方式端出来给读者。这种方式还让读者产生亲切感。我觉得,作者在这本书中做到了让读者基本理解了二十世纪物理学在......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3日 09:58

哲学家中的诗人

(为《文景》写的书评,勿转)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