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淼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一月
2010年01月29日 13:15

熵力

熵力

口号“引力就是熵力”的确很吸引人,我看了Verlinde的文章后就知道在一段时间内,会有不少人谈论,也会有不少人跟上。

(先评论一下Motl在他的博客上用中子干涉实验否定Verlinde假设的“论证”。这个论证假定测量中子干涉的两个狭缝相距一米,所以根据离全息屏的远近,中子通过不同狭缝时对应的微观态数相差巨大,这样干涉不可能发生。Motl不做研究几年思维退化得不是一点半点。这个论证出了两个错。第一个错是微观态数是全息屏上的微观态数,不是在全息屏之外的中子状态数。第二,即使一个系统的宏观态可以对应于很多微观态(如炙热的煤球),但系统在固定时刻总是处于一个固定的微观态中,因为我们偷懒才用粗粒化的办法不去追求微观态......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6日 11:10

形形色色(8)

形形色色(8)

1、最近得知,加州理工学院的Andrew Lange自杀身亡。

Lange是物理学家、宇宙学家,BOOMERang实验的领导人之一,出生于1957年,是加州理工数学天文物理部主任。

台湾大学黄伟彦教授领导的COSPA小组从1999年开始定期举办研讨会,我在2000年得知BOOMERang的实验结果,那时还有MAXIMA等实验。是这些关于CMB各向异性的重要实验让我下决心进入宇宙学领域。我私下曾感谢黄伟彦教授,他的小组直接对我施加了影响,当然,去世的Lange则间接地对我施加了影响。

加州理工校长Jean-Lou Chameau说:

It is with great sadness and regret that I must report to you the death of Professor Andrew Lange, a valued memb......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2日 10:45

杂博(16)

131. 李蕾:郑渊洁年收入稿费两千万,成为中国作家首富。竟然有那么多人呲着牙学阿凡达,为什么区区两千万放在作家身上就变得这么大,即便一个字卖到一块钱,你敲两千万字给我看看?好作家不能富裕是制度的耻辱。

132. 我同意上条李蕾的最后一句话,但怀疑郑渊洁是否是好作家。有人说他没有想象力。

133. 人群只是一种风景,一个流动的整体。作为旁观者,人群是美的。加入其中,你得到是人群中每一个人的寂寞。

134. 买得《潘维诗选》,觉得他40岁后的诗已经无可挑剔,说明有些诗人是晚熟的。“实际上却不如一场大雪,颠簸、自在,鹅群般消融”,真希望是我写的。

135. 看《仓央嘉措 诗传》,才知道“那一月,我摇动所有......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9日 14:22

汉俳五首

最近和人讨论人类的群性和孤独情绪,谈到蒋勋的《孤独六讲》。

蒋勋这本书卖得很火,当当已经断货,我去五道口的光合作用书店,也卖光了。网上只能见到两讲。

他在第一章情欲孤独中提到中国人传统对死的畏惧和一些禁忌,说明这个民族傻的一面。不提死,死终究要来的。

还有,我们有死者为大的说法,这是我们虚伪的一面。在人前,我们不说死者的坏话,是一种表演。如果你真是个宽容豁达的人,那么请在心里也不要说死者的坏话。

西方诗人几乎都在活着的时候为自己写墓志铭,著名的墓志铭有叶芝的“Cast a cold eye on life, on death. Horseman, pass by”,里尔克的“Rose, oh reiner Widerspruch, Lust, Niemandes Schl......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6:06

新年晚会/Erik’s Tweets

明天是理论所的新年晚会,和过去两年一样,我还是不会去表演。

但我和我的学生李霄栋以及孟君合作诗朗诵,我参与策划,李霄栋钢琴,孟君朗诵。选的诗有,我的《色彩》,海子的《给萨福》,海涅的《乘着歌声的翅膀》,艾青的《月光》。

给我博客读者中的文青:

欣燃的美丽的声音:《小王子》

蒋勋朗诵自己的诗,《许愿》

插播,据说google.cn将很快关闭,我最可惜的是Greader,因为一直通过它跟踪很多博客和媒体。另外,用Greader订阅我的博客的人数超过了两千,他们当中的一些也许要直接来看我的博客了

下面是给科学青年的。Erik Verlinde最近写了一点关于他的工作的tweets,我拷贝如下。

Hi to my ......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4日 12:13

引力是熵力吗?

今天在理论所做了lunch seminar,介绍Erik Verlinde的工作。我过去在一个理论谣言提到过这个工作,那时Verlinde的文章还没有出来,推测也和Verlinde的工作不完全相同。今天的报告将他文章中的主要结果理顺了一下。听众看起来对这个工作很感兴趣。

Padmanabhan在Verlinde工作见报后,而在Verlinde文章出来之前,也写了一篇短文,其中用了一个关键的想法,即能量均分定理,这引起了credits之争。

Verlinde超越Jacobson的地方是仔细思考了逻辑链,特别是熵的梯度、能量均分、惯性的起源,这里我不多说了,我暂时能说的都在我的ppt里面。

ppt文件:引力是“熵力”吗?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0日 15:19

转帖:2020年中国成为第一科学产出大国

觉得两篇文章非转不可。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否真好,坏消息是否真坏,大家自己判断。

好消息说,由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和科技经费的逐年增加(增长率18%),中国将在2020年成为第一科学产出大国,文章并判断届时中国科学产出的质量也会很高。这是New Scientist发表的一篇作者为Jonathan Adams的文章。

第二篇文章,是我最近认识的朋友Oswaldo Zapata推荐给我的。这篇文章发表在纽约时报上,文章说逆向投资者 James S. Chanos预言中国经济将垮台。

这两篇文章当然是矛盾的,如果中国很快进入经济冬天,2020年中国不会成为科学产出第一大国。大家自己判断吧。

最后,预告一下,我下一篇博文谈Erik Verli......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7日 10:19

理论家的荣耀和尴尬

在科学中,特别是物理学中,理论家和实验家向来是互不相让同时又谁也离不开谁。当然,科学中还有很多领域理论家和实验家并没有分开,例如生物学的绝大部分。用David Gross的话说,这些领域还没有充分发展。

物理是现代科学发展最充分的,所以物理学中早在19世纪后期就出现了专门研究理论的理论家。到了今天,兼理论家和实验家于一身的人绝无仅有。所以,理论物理中的理论家们大学本科还进过实验室外,往往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进实验室了,参观欣赏的除外。

我自己是一个理论家,而且是一进大学校门就立志当一个理论物理学家的,这辈子正经的职业一直是理论物理。理论物理学家们是一群什么人?这些人通常对自己研究的领域怀有极大的热......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4日 11:59

汉俳五、诗一

祝大家新年快乐,认识和不认识的。

今天用五首汉俳和一首诗为大家贺年。

90

冬天将春天

逼入体内

那里杂草与桃花共生

2009.12.21

91

将空虚挡在墙外

语言的墙

围着一盏灯

2009.12.22

92

众人熟睡

平安夜温暖如

心口的白银

2009.12.24

93

时差带来

过去的新年

和七百种陌生的植物

2010.01.01

94

隔断两个

慵懒而唯美的民族

喜马拉雅

2010.01.01

India Institute of Science的校园中有七百多种植物。

误读

一切皆是误读

我在玫瑰花瓣上误读了春......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4日 11:57

ICTS成立大会

这几天我跑到印度参加ICTS成立大会。

ICTS的全称是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heoretical Sciences,其实成立于2007年,但永久地址还在建设中,昨天算是正式成立典礼。

建设中的ICTS占地18英亩!

如Spenta Wadia所说,ICTS的模式是ICTP、KITP和牛顿研究所(当然,我们的KITPC也是这个模式)。

ICTS在TIFR(Tata Institute of Fundamental Research)之下。TIFR在孟买,而ICTS在班加罗尔(Bangluru,以前叫Banglore)。

ICTS的主页是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heoretical Sciences,现在的director是Spenta Wadia。Spenta算是第一位印度弦论家了。

我没有必要介绍成立大会的主要活动了,因为这个主页上都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