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09年07月27日 09:33

诗抄

最近读了几本书,等有精气神的时候再写点心得。

博客总是要更新,没有什么要说,就抄录几首诗。潘维是男人,朱巧玲是女人,我从他们那里读到的却都是女人,像阳光透过窗帘曲折地照进来,温暖,明亮,是在江南的一座浮着人气的老宅里。

先抄潘维的几首近作。

彩衣堂

——献给翁同龢

潘维

傍晚,老掉牙了;

书香,被蛀空了;

梁、檩、枋、柱处的游龙不再呼风唤雨;

天伦之乐是曾经喜上眉梢;

整座宅第,静候着新茶上市。

历来,虞山一派,

雨水繁多,精神苍茫;

领头的翁家有一件尽孝的彩衣,

有一条联通龙脉的中轴线,

可依次递......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23日 14:36

隐形斗篷和广义相对论

最近几年,电磁隐形斗篷的研究很热门。

我完全是外行,去年早些时候,葛墨林老师给了我几篇文献,我看了一下。电磁隐形斗篷是利用介质的特殊介电常数(一般是各向异性的,所以介电常数是一个矩阵),使得电磁波通过该介质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通常的反射、折射和衍射等效应,如同那里根本没有任何东西一样。这样,一个人或一个物体披上了这样的斗篷,就像穿上了隐身衣,看不见了。

电磁斗篷由于介质的关系,一般不会对所有频段都是隐形的。不但有很多理论研究,也有了不少相关的实验。

最近,葛老师及其学生写了一篇论文,指出可以用广义相对论的形式理论研究电磁隐形斗篷。我不知道他们的文章是否已经发表,所以就不贴出他......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20日 09:50

挑战WMAP

挑战WMAP

两天前,刘浩和李惕碚老师终于将他们对WMAP原始数据的不同分析的文章贴出来了:

Improved CMB Map from WMAP Data

我几个月前就听了李老师报告这个工作的主要结果,觉得很有价值。

他们为什么得到不同于WMAP的结果?主要原因有二,第一,他们认为WMAP由温差构造温度图的过程中有严重的错误,第二,他们认为WMAP用了一些很有疑问的数据(主要被行星污染)。我是外行,如果这些理解有误请专家指出。

他们的主要结果如下:

1、四极矩完全消失,用cosmic variance无法解释这个现象(WMAP的结果中虽然四极矩被压低,但不是0)。

2、不存在过去的四极矩与八极矩alignment。

3、第一个声学峰与第二声学峰之......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17日 10:01

诗人的误会

前段时间看到梁文道写的一篇文章,夸他的诗人朋友廖伟棠,顺便将赵丽华同学批了一下,引起赵丽华的反弹。

其实诗人被骂是正常的,不被骂不是好诗人。

帕斯捷尔纳克在写《日瓦戈医生》期间,经常举办小型朗诵会,大多数人对它不满意,认为是失败的作品。他说“当我知道这些反而高兴地笑起来,仿佛这些咒骂与谴责是一种表扬。”

一个有创造力的诗人立刻被大众理解了反而是一件坏事。当然,我不知道赵丽华的诗歌是否达到了独创的标准,但她的诗歌真的被恶搞了,她的好诗歌不是口语诗,不是那种被很多网友用回车模仿的梨花诗是肯定的。赵丽华同学没有帕斯捷尔纳克的自信,在被恶搞的时候,经常一个人流泪,瘦了几十斤(这是在她......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17日 10:00

一个量子力学的新解释?

谢谢haha网友前段时间寄来《Science》上一篇文章,介绍Antony Valentini的一本新书和这本书中的观点。

xexz网友跟我要这篇文章,我拖到今天才上传。

由于看不到书,无法对Valentini观点作出判断。从文章看,Imperial College的Valentini继承了de Broglie的导波理论,并且认为现在物质的量子行为是宇宙在早期达到量子平衡导致的。

如果他的理论是正确的,那么通常的密度涨落、微波背景辐射涨落的理论就得修改。他的理论预言了微波背景辐射涨落与通常的理论所预言的不同,特别在长波(大尺度)上。

我觉得Valentini的理论看上去有些像Stochastic quantization,但不能肯定。虽然没看到他的理论的细节,我觉得正确的可能性不......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17日 09:59

更新而已

这两天有些累,下午又去了清华听Alabama大学Richard Lieu(吕文俊)和李惕碚老师的学生的报告。

据李老师说,他们关于对WMAP原始数据分析的文章很快就要放在网上了。李老师等人的结果与WMAP的结果很不同,所以我们期待很长时间看到他们的文章了。

这样,今天晚上就没有时间更新博客谈物理了。八卦一下吧。

我本想写杂博(13)的。

一来,我有严重的封建迷信思想,觉得13这个数字很不吉利,于是一直拖着不写。二来,杂博这个题目实在不吸引眼球。

前天和昨天,因为这个事那个事,一直睡不踏实,加上新疆的闹心,arXiv还出问题了,晚上为了打瞌睡,用电脑看快乐女声总决赛。其实没有在看,听而已。听也没有集中精......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07日 10:02

色彩(诗)

有时我将饥馑菜色的日子

美化成草青虫的日子

或者江南黑瓦的日子

而将饮食过度的日子

美化成即将蜕变的蝴蝶

万般色彩将脱茧而出

这些太阳照耀的日子

无论贫穷还是富足

我都用童年买不起的蜡笔

涂抹成逍遥的日子

无需三棱镜 太阳的白色光芒

就能将世界分解成彩色缤纷

将绿色灌满树叶

用红色和黄色使浆果熟透

用白色的雾牵引呼吸

黑色和蓝色的瞳孔将光线弯曲

并且黑夜 暂时关闭的眼睛

为梦者带来紫色的翅膀

色彩,一场奇迹

像天空鸟类的飞行

舌头对盐的感动

时间自身在感觉器官中的振动

像手,水一般流过......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07日 10:01

理论研究的花车效应

(《新发现》专栏,勿转。小庄同学对本文亦有贡献)

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中有句著名的台词:“如果你爱一个人,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如果在那里获得成功,那么纽约就是天堂,如果失败,纽约就是地狱。纽约许诺给所有人以同等的机会,但并不兑现给他们同等的成功。

其实就做学问来说,美国是广义的纽约,它给你机会。虽然这些机会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充满玫瑰色,但毕竟是存在的。只不过由此要承受的巨大压力,也可以将一个人毁灭。这里我谈一个问题,足以说明现实不容乐观的一面。在美国,年轻人从做研究生开始,就要面对“发表或者灭亡”......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03日 10:46

标题党与智商

标题党与智商

或《一群荷尔蒙没有出路的人》。

我上一篇博文转述Becky Jungbauer转述的Kanazawa最新的进化心理学研究结果,用的标题很平庸很正常,《价值观和智商》。

这篇文章在这里得到了正常的反应。虽然最近光临我的博客的民科渐多,而过去发言有水准的一些网友选择沉默,这篇文章还是引来很多言之有物有时甚至让我受教育的留言。我后面会摘抄这些留言。

昨天晚上(其实是今天凌晨)睡觉前,我还看了一下我在网易的博客。正常,《价值观和智商》的点击只有20左右。一般情况下,如果我的博文得不到推荐,点击数在数十到一百多。如果被推荐到网易探索频道,点击可达数百到数千。如果被推荐到网易博客首页,点击少则数千,多则二万多。</......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29日 11:53

价值观和智商

智商是我们永远都会感兴趣的话题,不仅理科生感兴趣,文科生也感兴趣。在中国,智商更加是个中心问题,应试教育让人们误以为智商是决定人的一生的关键因素。

好像是帮助证明我的感觉,每次我写了关于智商话题的博文后,这个博文的点击数以及在类似豆瓣的地方得到的推荐数都远高出其他博文。

最近,Becky Jungbauer写了三篇博文介绍进化心理学家Satoshi Kanazawa的研究工作,即智商与价值观的关系。(Kanazawa写过一本有名的书《为什么漂亮的人女儿更多》)

在第一篇博文中,她先谈到Savanna原理,该原理称,我们的大脑难以处理那些祖先没有经常遇到过的东西和情境。例如,香蕉的颜色在我们看来是黄色的,无论是放在自然光下看......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29日 11:52

中国红(咏物诗(2))

中国红(咏物诗(2))

中国红咏物诗(2)

月亮,出于东山挂于柳梢的

一万年前的黄金月亮

神秘的月亮被摘下

被扔进部落的篝火

黑夜潜入祖父粗大的手掌

潜入燃烧篝火的月亮

黄金月亮和黑夜,祖母的头发

锻成辰砂,来自地心的

祖母手臂上的一点红色

越过帝王将相和平民的印章

越过祖母一百代女儿的喜庆

我看到一滴泪,一滴叫做中国红的

胭脂泪

2009.06.23

注:第一位读了这首诗的人会说,黄金月亮是我们喜欢的颜色,篝火是我们喜欢的温度,这是前两段要传达的感性信息。但这两段的背后更多的信息是黄金、篝火和黑夜甚至年轻祖母的头发的意象所表达的颜色:黄、洋红......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23日 10:30

变成一个环保主义者

(《环球科学专栏,勿转)

作为一个学物理和做物理的人,一直以来虽然关心能源问题和环境问题,过去并没有读过任何一本这方面有价值的书。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中国的城市人,很难不注意到环境问题。我在博客上曾经写道:

“怕门庭冷落是和‘小园芳径独徘徊’的境界完全相违背的。住在一个污染空前严重的城市,南面是川流不息的北四环,北面是人来人往的成府路,我就是想“小园芳径独徘徊”也不可得。陶渊明先生说,“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估计是住在一个小城市,并且是在农业社会,只要没有那些官来拜访,自然无车马喧了。尽管我自己没有汽车,架不住咱们的小康社会越来越小康,就是一个贫民百姓整天也为车马喧所困。

<......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23日 10:29

编写难题的价值

编写难题的价值

从菜头那里看到他注册MSN,比我早了近一年。我的注册时间是

(《科学新闻》专栏,勿转。杨杨同学对本文亦有贡献)

大约两年前,四部委组织的“一万个科学难题”开始就编写工作征集问题。首批组织编写的包括数学、物理和化学,据说现在数学卷已经在市面上有售,想来物理卷不久也该出版了。

物理学卷将分两部分刊出:第一部分类似科普,每篇文章介绍一个具体方向;第二部分才是“难题”。 所谓一万个难题,并没有一万个,就像《十万个为什么》,也没有十万个,不论一万还是十万,是个虚数。我数了一下,一共有450多个难题,这个数字,与一万相去甚远,却又远远大于希尔伯特问题的个数23。

物理学卷的主编是葛墨林......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23日 10:29

演讲:超弦理论可能有应用吗

我一年只做一个演讲,当然讲课除外,例如现在在科学院研究生院的10节暗能量的课。去年演讲的题目是暗能量,今天的演讲题目是《超弦理论可能有应用吗》,演讲的第一站是浙江大学物理系。

因为一年只做一个演讲,演讲内容就有保密的需要。好在我博客的读者和大学物理系的学生的交集不算太大,既然有人要求将演讲贴出来,我就贴出来吧。

超弦理论可能有应用吗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5日 10:17

小诗两首

题荷尔德林《塔楼之诗》

在时间上割开一道伤口

迂回曲折,时间不再是一道直线

四季浸入你的身体

生下灵魂,美丽的四季的孩子

他不安,潜入河流

静默如山,安睡如山

在河流底部和山坡上

开出诗歌之花

今夜我悄悄打开

诗歌之花,开满了我的双眼

2009.06.10

题《海子诗全集》

夏日将最初的阳光压入

地球,无声地转动,写着一句

永远新鲜的诗行

我用垂老的双手捧起

一个生命,真正的生命

一个死于二十年前的生命

这生命进入我的双手

成为初夏的一部分,人的一部分

我的双手挂满阳光和生命

我打算将......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5日 10:17

10000个科学难题∙物理学卷

我参加了一万个科学难题物理学卷的编委,这本书本月中旬就要出版发行了。我知道对编辑这本书有很多不同意见,即使如此,我觉得做这件事本身对写条目和读者来说正面意义还是比较大的。

我负责宇宙学部分,感谢那些为这部分写了文章的人。有部分文章不会在这一卷出现,但我们期待后面有新的一卷。

目 录

《10000个科学难题》序

前言

导入篇

宇宙学的黄金时代 李 淼 (3)

等效原理——物理学的基本原理 张元仲 罗 俊 (12)

牛顿反平方定律及其实验检验 罗 俊 (20)

射线暴能源 陆 埮 黄永锋 (30)

宇宙标准尺——重子声波振荡 张鹏杰 (41)

太赫兹波及其应用 曹俊诚 (48)

有......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5日 10:15

一个专业博客

一个专业博客

今天我自己没有什么好写的,最近忙于非物理的事情比较多(假如这也包括很多论文答辩的话),arXiv也没有什么令人特别感兴趣的东西。本来我约好宋伟和庞毅继续批评Horava理论的,但网上并没有值得批评的文章。Horava理论短暂降温了两个礼拜,现在又开始回温了,但多数还是应用,例如今天出现的蔡一夫同学的文章。向大家推荐一个很好的理论物理专业博客,NEQNET: Non-equilibrium Phenomena,话题主要是理论物理,也有些其他话题,例如最近关于哈佛大学面临破产的可能。抄一下这个消息:

Just wanted to finally end my day and go to sleep (way too much work today), but heard some news and cannot help sharing it with you.

Acco......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9日 12:06

时间

我过去写过一篇专栏《时光之箭》,谈的是时间的箭头,即时间流动的单向性。我们记得过去,却不知道未来;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煮熟的鸡蛋不能还原成生鸡蛋;人类由小长到大,渐渐衰老,却不能返老还童。这些日常看到的现象都说明时间的单向性,这是时间最为有趣也最为深刻的特性。

但是,撇开时间的单向性,我们想问,在物理学中,时间究竟是什么?很遗憾,直到今天,除了一些操作性的定义,我们并不知道时间究竟是什么。时间的操作定义与人们心理上感到的时间很类似,也就是说,当我们感到变化,我们觉得时间流过,或时间在流逝。所以,时间和变化即运动有关。为了量度时间,我们需要找到可以信赖的运动,例如天体在天空中的位置的变化......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9日 12:06

浙大听来的

先打一个广告,盛大最近开了一个文化论坛,内容包括杂谈,影视音乐,读书,文学,历史,科学……,这个论坛很牛。内容牛不牛我不知道,但版主都很牛,例如:黄章晋,周云蓬 ,冯唐,闫红,阿乙,闹闹。地址:

盛大文化论坛

———————————————-

我打算写时间的,顺便做《新发现》的专栏,但发现也许明天晚上(其实是今天晚上了)还是没有时间。

所以我转述听来的几个关于学生上课的小故事。

A教授说,他上课,看到一男一女两位学生交流甚频,于是提问,问男生,男生不敢站起来回答,估计某种原因不方便。

B教授说,他上课,学生说话的很多,看到一男一女两位学生交谈甚欢,于是停止讲课,课堂......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2日 15:18

咏物诗

这几天还是忙啊,时间挤挤就有点恐怕不正确。

不好意思继续转帖,我写首咏物诗吧。

里尔克以咏物著名。中国历史上的咏物诗不少,但和里尔克的比起来简直不算什么。古时候大家聚在一起,风花雪月一番,无非将风花雪月中的任何一个特别品种拿来写N首诗,然后还来比较。比较来比较去,新意是没有的,有一些些微差别,然后评出高下。

里尔克不同,他别出机杼。先看他的《豹》: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