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淼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月
2010年10月29日 16:32

尝试

最近事情多,越来越觉得像过去那样一下子写好一篇有内容的博文有点吃不消了。我想尝试每天写一点,三天写完一篇博文。

当然,那些专栏文章还是要一气呵成的。另外,突然来的新闻也会一次写完。

今天先报告一个消息,Georgia Tech的Alexander Radnaev说,他们的新仪器能够将量子密钥传播一千公里以上,大约是此前中国人做到的30倍。具体消息见:Quantum Repeater – Top Secret Messages Over Long Distances。

最近,我和两位同学对熵力的研究貌似有进展,但不能100%肯定,估计学术文章一个礼拜左右写出来。我希望这次是比较重要的进展,如果现在看到的结果是正确的,应该可以make some waves。

但在文章出来之前,请允许......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6日 13:41

时空幻象与全息仪

时空幻象与全息仪

全息仪就是holometer,一种正在建造的新的干涉仪。这种干涉仪据说是用来测量时空不对易性质,以及全息原理的一些效应。

建造这台仪器的人有些出人意料,他是一位天体物理学家,是SDSS的成员,Craig Hogan,我过去在博客里曾经提到过他和他的想法:视觉盛宴。

(MIT physicist Sam Waldman in the laser lab where the holometer is being constructed)

这两台全息仪有40米长,期待明年建成。现已建成一个一米长的玩具模型。

在那篇博文中,我提到Hogan的测不准关系,其中L是纵向距离,例如某个遥远的天体到我们的距离,是我们在横向测量的不准确度。

为了节省时间,我将那篇博文的有关段落拷贝如下:

......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9日 15:52

科学文学和推理小说

如果说最近没有物理学新闻,我怕再犯错误。这样说总是对的:最近我没有听到什么新闻。

对了,Polchinski写了一篇很不错的文章,谈Wilson RG和全息RG的关系,还引了我很久以前的文章。我知道这事,因为在一封信中他对我说他读了我很久以前的一篇文章,他说很遗憾当时完全忽略了这篇文章。这件事以后专门写博文谈。

从Peter Woit的博客了解到,最近Frank Wilczek被interview了,时间很长,我下午打算听的,没听完就和两位同学讨论了。这个interview很长,有50多分钟,其中提到Wilczek还在写的小说The Attraction of Darkness。

Wilczek’s Interview

我记得上次Michael Peskin在北京的时候,问他关于这本书,他说,他很嫉妒......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6日 10:30

诺贝尔物理学奖,石墨烯!

诺贝尔物理学奖,石墨烯!

诺贝尔物理学奖公布前一刻钟,从科学网根本去不了诺贝尔奖主页,公布后,马上就通了,估计大家知道消息了赶紧离开这个网页去搜材料去了。 主页上写着:Graphene

Graphene: Carbon’s New Face

PHYSICS Imagine a sheet of material that’s just one atom thick, yet super-strong, highly conductive, practically transparent and able to reveal new secrets of fundamental physics. That’s graphene, isolated by Andre Geim and Konstantin Novoselov, 2010 Nobel Laureates in Physics.

Citattion: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cs 2010 was awarded jointly to Andre Geim and Konstantin Novoselov “for groundbreaking exp......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3日 11:28

大提琴(两首)

最近着迷大提琴,积累了三天,写了一首咏物诗,题目叫《Cello》,因为喜欢Cello的发音。

Cello

有神力住在琴身之中

被琴师的指尖触摸

涌出如暗夜泉水

阳光在弦上绞成深蓝

海潮涨落的缎带

拖过寂静已久的耳膜

鼓点是银色的晨星

黑暗的树林之上

夜鸟张开巨大翅膀

盛大的哀悼如鸦群盘旋

喜乐黄金般沉重

迂回曲折的秋水落在远方

皖南细密的竹林中

秋虫鸣唱使群山失色

月光溢出聆听人的身体

白石牌坊在寒冷中立了

千年 灰暗祖先的儿孙们

在克制中繁衍生息

浪子在跋涉后收拾心情

落日走进深宅 女郎在镜下

被......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1日 11:46

还是霍金

对不住我的博客读者,本来我想谈谈别的话题的,但今晚为《环球杂志》写稿,没有时间写别的了,只好用这个稿子来更新博客。

爱因斯坦说过一句物理学界耳熟能详的名言:“最不可理解的事情是这个世界竟然是可以理解的”。霍金和他的合作者Mlodinow在他们合写的《大设计》中想传达的是这个信息。

现代科学认为自然界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切都遵循规律,即定律。例如,物理学家们研究物理定律,化学们研究化学定律,等等。但这一切开始得并不早,和人类文明相比的话。相信自然界中的一切遵循定律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爱奥尼亚的哲学家们,例如他们能够预言日食,他们还能够计算乐器的弦长度和声音的关系。近代科学则开始于16世纪,到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