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09年09月28日 10:12

形形色色(1)

著名反弦论人士兼博客Peter Woit喜欢写“various and sundry”,我觉得很好。

我过去写杂博,主要写点一个老“文青”读书获得的形形色色的感受,现在学习Woit,写点科学相关的形形色色。

1、哲学与宇宙学

最近,科学网出现了哲学与科学的大辩论,我没有怎么看。

科学与哲学一直“有染”。与时代有关,有染的深入程度不同。前段时间Templeton fundation的人建议在中国组织一个讨论科学与哲学以及宗教关系的会议,让我建议科学方面的人选,我很难找出哪怕是半打人。这是目前哲学在科学界的尴尬。

George Ellis,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是南非的一位教徒宇宙学家,最近在牛津过70大寿,形式是举办哲学与宇宙学讨论会。......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24日 15:18

研究、科普与其他

本来我想写点物理方面的东西,回来发现惠普笔记本启动不了,只好用IBM笔记本,可是这个笔记本的硬盘有问题,没准写着写着就崩溃。

正好明天去物理所做报告,这是研究生自己组织的论坛:明理时空论坛。我的ppt已经写好了,所以可以先在这里挖一个坑,明天报告后或者后天将ppt传上来就可以了。

报告的地点:物理所D楼的212报告厅(D楼就是那个著名的圆形楼),时间:9月24日下午3点。

欢迎大家围观。

其实吴宝俊同学在他的博客已经做了一点广告。

为了不让访问我博客的人完全失望,我想将报告谈的话题透露一下:

研究(蜻蜓点水),科普(谈我的科普实践),其他(写诗,写博客)。内容很简单,就是聊天而已......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21日 16:52

时间的玫瑰(5)

北岛的《时间的玫瑰》中没有一位女诗人。

这很奇怪。

因为据布罗茨基说,茨维塔耶娃是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布罗茨基这番话我只看到中文版本,搜英文版本没有搜到,不知道可靠性如何。

中文版本是这样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布罗茨基曾在一次国际研讨会上宣称:茨维塔耶娃是20 世纪最伟大的诗人。有人问:是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吗?他答道:是全世界最伟大的诗人。有人又问道:那么,里尔克呢?布罗茨基便有些气恼地说:在我们这个世纪,再没有比茨维塔耶娃更伟大的诗人了。而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评奖委员会主席埃斯普马克也认为,茨维塔耶娃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她的遗憾,更是评奖委员会的遗憾。茨维塔耶娃在20世纪世......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18日 10:00

汉俳十首

凌晨看球,强队基本都赢了,尤其是切尔西赢了。今天的重头戏是国米和巴萨,虽然我不是国米的球迷,但我绝对不喜欢巴萨(巴萨踢得很漂亮,但喜欢和不喜欢一个球队和踢法无关,估计我不喜欢个子矮小的前锋和中场吧)。希望国米赢,至少打平。

最近写的一些汉俳,自己感觉不好,不满意,贴出来勉强看看吧。

52 雷雨

黎明

一阵雷雨滚过的

梦更深更沉

2009.06.17

53

石头在身体内部

长满

水偶尔流过

2009.08.02

54

八月怀抱城市

安睡在泪水中

一切噪音停顿

2009.08.12

55

远远斜坡上

唯一的夏日床铺

诗歌

2009.08......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14日 13:20

王云的两首诗/Robbert Dijkgraaf报告

王云的两首诗/Robbert Dijkgraaf报告

王云是The University of Oklahoma的教授,宇宙学家,诗人。现在主要写英文诗。我从她的网站上拿来两首诗翻译一下,如果有误译,请王云指正。时间很短,中文没有仔细推敲。另外,荷兰科学院院长Robbert Dijkgraaf,一位弦论家,明天在理论物理所/卡弗里理论所做学术报告,报告广告附后。

关于头发的冥想

一群鱼进入暗黑的海湾

为脉动的蚕茧竞赛。精细缠绕

和旋动组成的实况剧本。

你思考箭头的起源。

陌生人的眼光流连于

你黑色瀑布的头发。

时间剥蚀你

带入风信子的包围。

一个封面接一个地阅读自己。

只有一条鱼幸存,被解密

形成一个新的宇宙。

而你的头发从......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11日 11:54

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预测

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预测

(今天教师节,我也加入中国人习惯性的合唱,祝所有老师们快乐一天 感谢那些用email问候我的同学,其中有些人也是老师了,感谢周洋等送花的同学们,好大的一束康乃馨,你们是我永远快乐的理由。另外,真心祝愿所有想成为老师的人心想事成)

去年9月26日,我预测了物理学奖。我提到五个人,其中三个日本人获奖了。

根据最近2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走势,今年的奖看来不会颁给粒子物理和天体物理以及宇宙学,该是回到凝聚态的时候了。我不熟悉这个大领域,很难作预测。不过预测诺奖有个“秘诀”,就是看过去20余年美国物理学会的大奖。例如,去年的Nambu获得美国物理学会94年度J. J. Sakurai奖,而Toshihide Maskawa 和 Makoto Kobayashi......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10日 10:25

引用率与大师

今年的诺奖还有一个月就要公布了,肯定会有人站出来预测,也会有人来问我得物理学奖的可能是谁,因为我去年的预测很成功。

最近看到科学网张旭贴了很多科学领域高被引的名单,其中物理学315名。最后,他总结了一下:世界顶级科学家分布(美国4072位,中国22位)能看出什么?

我的感觉是,统计很说明问题,但不说明全部问题。在有些领域,例如我所在的领域,很不说明问题。高被引者肯定是各领域的大人物,但未必一定是大师,而大师也未必进入这些名单,虽然他们被引次数不会少。换句话说,所谓“世界顶级科学家”名单里肯定遗漏了很多大师级人物。

我们看看物理学名单。先挑我熟悉的理论物理学诺奖获得者,从2000年以来,他们......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10日 10:24

模拟黑洞

(《新发现》专栏,勿转)无论对物理学家来说还是对公众,黑洞一直是引人入胜的话题。记得我开始读研究生时,看到一本专业书,上面画了很多黑洞塌缩的图以及霍金蒸发的图,上面画了很多光锥,以及蒸发出来的粒子。

在引力理论中,光锥几乎就是一切。在每一个时空点上,光锥就是光在各个方向走出来的锥面。想象一个只有一度空间的时空,空间和时间组成一个平面,在平面的任一点上,光可以走两个方向,所以光锥就是一个十字,向上的楔形叫未来光锥,因为光顺着楔形走向未来,向下的楔形是过去光锥,光从过去走向楔形顶点。再想象一下,如果有两度空间,加上时间我们有三维的时空图,光锥此时就真的是锥面了。在真实世界里,空间是三维的,......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01日 15:16

推荐ResearchBlogging

 向大家推荐一个好的去处:

http://researchblogging.org/

这个博客系列已经开始有中文博客了。这里包含的博客文章和本博不同,都是谈严肃的研究。

从人类学到数学物理化学到社会科学,分类很齐全。我自己已经定阅了英文的物理、天文,中文的物理、心理学和scholarship,似乎中文天文学还没有人。

我今后谈严肃科学问题的,都会在那里加链接。上一篇《隐形电磁斗篷》那里就有。

为了方面大家,我列出我订阅的几个RSS地址:

Research Blogging - Astronomy - English:

http://feeds.feedburner.com/ResearchBloggingAstronomyEnglish

Research Blogging - Physics - English:

http:/......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31日 10:04

隐形电磁斗篷

这里收集一些电磁斗篷文献。实验上第一次实现电磁斗篷的文章,发表在Science上,是

Metamaterial Electromagnetic Cloak at Microwave Frequencies

摘要:

A recently published theory has suggested that a cloak of invisibility is in principle possible, at least over a narrow frequency band. We describe here the first practical realization of such a cloak; in our demonstration, a copper cylinder was “hidden” inside a cloak constructed according to the previous theoretical prescription. The cloak was constructed with the use of artificially structured metamaterials, designed for operation over......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25日 10:30

我是谁

网易博客在建国60周年之际,组织了“中国是什么”的博客写作活动-我姑且这么叫,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取了一个什么样的名称。

“中国是什么”,不是要每一位作者写这么一个大而无当的题目,而是让博文作者们在这个巨大的题目之内自由地写。刚接到邀请的时候我想,去界定一个对象是什么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而解释这个对象不是什么相对容易些。

我本想写中国科学不是什么,还是觉得这个题目大了。不如自省一下,想一想自己是谁,或者,自己不是谁。推而广之,也许我们能看出一点儿中国科学的影响,虽然在中国科学这个巨大的背景之下,你拿多少倍的放大镜也不容易看到我。

而且,我从来不善于做宏观思考,喜欢甚至沉迷于细节的观察和......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21日 09:49

时间的玫瑰(4)

《时间的玫瑰》讨论了九位20世纪大诗人,居然没有几位是善终的。可见,诗人是苦难中开出的花朵。其中曼德尔斯塔姆的命运最为悲哀,被捕两次,第一次坐了三年牢,1937释放。紧接着1938年再次被捕,死于海参崴中转站,尸体至今下落不明。曼德尔斯塔姆活了47岁。

曼德尔斯塔姆虽然是俄国白银时代的代表诗人,甚至是20世纪有数的诗人之一,生前并不怎么出名,死后也是如此。直到1961年,他的妻子才发表了藏起来的手稿。

可能部分由于翻译介绍的原因,我不了解曼德尔斯坦姆。还是在读了《时间的玫瑰》之后,才开始慢慢地读他的诗。我被北岛翻译的《列宁格勒》打动。我是喜欢他的风格的,甚至北岛文章的标题: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8日 10:38

卓越还是空话?-转帖几个

卓越还是空话?-转帖几个

1、Reinventing Gravity - Brilliant or Bunk? 这是Andrew Zimmerman Jones最近一篇博文的标题。Brilliant可以翻译成才华横溢,以及其他几个好词,我用卓越,是因为大陆很少用,而台湾常用。台湾学术界恰好有卓越计划(类似我们的973计划)。

这篇博文是John Moffat新书Reinventing Gravity: A Physicist Goes Beyond Einstein的读后感。我没有机会读这本书,但我知道Moffat是Smolin眼中的seer(关于Lee的那本书,这里)。这个世界,seer几乎绝迹,我不相信Moffat同学是,他的文章我读过几篇,都没有什么说服力。

但是Jones认为Moffat的想法值得更多的重视,虽然他也不信。总的说来,我不相信任何modified gravity,未来会证明爱因斯......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7日 11:42

弦论与凝聚态物理

过去数年学术界一直时兴交叉,典型的有生物与物理学的交叉,金融与数学甚至物理学的交叉。这样的交叉是学科与学科之间的交叉,两个不同的学科本来隔得很远,而一个学科中的学者在学习另一个学科的背景知识和主要问题之后将本学科的方法和知识带到另一个学科,对那个学科发展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所有这些交叉学科的研究其实都还处在起步阶段,前景不可限量。这次我要谈的其实是一个大学科之内的不同的小学科之间的交叉,具体地说,就是弦论与凝聚态物理之间的交叉。表面看起来,一个学科不同分支的交叉是自然的,其实远不是如此。自然科学特别是物理学到了现代,分工越来越细,很少有人能够同时具备两个或更多不同分支的知识,更不用说......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2日 09:58

量子引力和弦论在中国

量子引力和弦论在中国

(下面是根据我去年在“量子力学在中国”的会议上的报告整理出来的文章,将发表在《现代物理学知识》,勿转)

直到上世纪60年代,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一直是理论物理中理论色彩最浓的一个分支,那时广义相对论的主要实验验证是水星近日点进动、太阳引力场中的光线弯曲、引力红移。直到宇宙学和涉及强引力场的一些天体物理问题成为实验(观测)领域后,广义相对论才成了和其他物理理论如粒子物理类似的学科。与此同时,人们开始尝试将引力和量子力学结合起来,这就是著名的量子引力或引力量子化问题。

在西方,最早研究引力量子化问题的有Feynman和DeWitt,他们的尝试虽然不成功,却留下了一些重要概念和方法,例如后来在研究......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0日 11:08

爱因斯坦的望远镜

《爱因斯坦的望远镜-探索暗物质和暗能量》一书,作者是Evalyn Gates,芝加哥大学卡弗里宇宙物理学研究所助理所长,最近为张威和上官敏慧译成中文,近期就要出版。

“爱因斯坦望远镜”听上去很陌生,其实是专业名词“引力透镜”的一种大众化的说法。我们知道,光学透镜-望远镜的主要组成部分,是通过镜片的折射率来聚焦成像的,那么,引力透镜的原理是什么?在爱因斯坦的引力理论中,光线走最短程线,这种最短程线对于一个距离目标和引力场很远的观测者来说,看上去并不是一条直线。最初验证广义相对论的实验就是在日食时观测恒星光线掠过太阳后弯曲的角度,虽然由于引力场本身很弱这个弯曲的角度非常小。我们知道,通常的镜片是利用折射以......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07日 15:35

两篇博文

1、Is cosmology about to become boring?

Steinn Sigurðsson在这篇博文中讨论了李惕碚老师等人的新文章Improved CMB Map from WMAP Data 。

他注意到在李老师等人的文章中,四极矩和八级矩不再有WMAP组所说的调准效应,所以他说宇宙学也许因此变得没有意思了。但他没有注意到,在李老师等人的工作中,四极矩彻底消失了,这是另一种奇怪的现象。如果李老师等人的结果是正确的,我们还需要理解这个现象。

2、Romantic Science

Sean Carroll看来也是一个文青。在这篇博文中,他指出西方的浪漫时期(1770-1830),诗歌比科学更为特出,出现了济慈,雪莱,拜伦,柯勒律治,布莱克,华兹华斯,歌德,席勒,普希金,等人。那个......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03日 14:20

时间的玫瑰(3)

策兰是我喜欢的西方诗人之一。北岛《时间的玫瑰》策兰篇的题目是《策兰-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选自策兰的诗《卡罗那》,此诗的最后一段:

我们在窗口拥抱,人们从街上张望:

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了!

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时间动荡有颗跳动的心。

是过去成为此刻的时候了。

是时候了。

是策兰诗歌里少有的乐观的一段。这是写给女诗人巴赫曼的,我不知道为何北岛要选这一句作为策兰的题目。也许不同的人对一个诗人的感受不同,如果是我,我会选《白杨树》中的一句“我母亲的头发从没有变白”作为题目,因为策兰一生生活在母亲死于集中营和欧洲犹太人走进空中坟墓的阴影中,最后自沉于塞纳......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31日 14:24

《时间的玫瑰》(2)

本来打算昨天晚上在前面的博文后面接着写的,后来因为玩得太晚,就没有接着写。

不如重新开一篇。

由于北岛《时间的玫瑰》中关于诗人的随笔本来是为《收获》写的世纪金链系列,这些文章在《收获在线阅读》中可以看到。

北岛在《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开头对里尔克有一个总评:

正是这首诗,让我犹豫再三,还是把里尔克放进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的行列。诗歌与小说的衡量尺度不同。若用刀子打比方,诗歌好在锋刃上,而小说好在质地重量造型等整体感上。一个诗人往往就靠那么几首好诗,数量并不重要。里尔克一生写了二千五百首诗,在我看来多是平庸之作,甚至连他后期的两首长诗《杜伊诺哀歌》和《献给奥尔甫斯十四行诗......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29日 10:15

北岛的《时间的玫瑰》

最近读了几本书,随便写点感受。

《时间的玫瑰》

这是北岛关于九位西方诗人的随笔集。

我对北岛后期的作品的印象并不深刻,但我觉得他关于西方诗人的随笔集非常好,过去陆续在网上读过一些,例如关于策兰,关于里尔克,关于艾基,关于洛尔加。北岛在美国教课,一定帮助了他理解这些诗人。

很奇怪,他对里尔克的评价并不高,说仅仅是因为《秋日》,才将里尔克放进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之列。其实,所有这些诗人的中文翻译,我读里尔克最多,几乎将一本绿原翻译的里尔克诗选都读了,最近还读了臧棣编选的里尔克诗选。绿原的翻译很难懂,虽然他本人是一位诗人。北岛作为一位标志性的诗人,他的翻译高出别人的不少。北岛注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