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淼 > 历史的大转折,也许都来自看似偶然的灾难

历史的大转折,也许都来自看似偶然的灾难

最近几年,由于对几个问题的思考,我彻底改变自己的历史观。

10月16日,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成都分院主办的思想沙龙上,我与到场的近百位企业家分享了一些影响当代社会思潮的几个核心物理观念,又一次谈到我的历史观。

这个历史观用一句概括就是,历史上的一些重大转折来自于偶发的诱因。一个最为典型的例子是欧洲黑死病导致了文艺复兴,而文艺复兴则是西方现代文明的先导,文艺复兴解放了人们的思想,诱发了现代科学的诞生,重塑了人类发展的历史。黑死病的发生,让欧洲人口锐减,农民有了与地主谈判的能力,带来了欧洲自由思想的产生。

那么,导致欧洲人口减少三分之一的黑死病又是怎么爆发的呢?黑海之滨的克里米亚半岛上有一个叫加法的城市,在十四世纪隶属于东罗马帝国,而比邻就是蒙古人的金帐汗国。当时,加法城由意大利商人控制。1345年,一些意大利商人与一些穆斯林人发生争吵,冲突升级之后,穆斯林人向附近的蒙古人求援。蒙古人正好找到借口围攻加法,久攻不下。蒙古军内黑死病开始流行,蒙古人将黑死病人的尸体抛入城内,导致了城中意大利人中的黑死病爆发。没有死于黑死病的人突围逃出加法城,坐上回到意大利的帆船。而得知黑死病消息的欧洲港口拒绝意大利人上岸,人上不了岸,带有黑死病病菌的老鼠却可以游水上岸,就是这些老鼠带来了黑死病爆发的源头。

一个偶然的争吵,导致欧洲黑死病流行,又导致文艺复兴,给人类带来现代文明。这很像六千五百万前的一个游荡的小行星撞击墨西哥湾,导致恐龙灭绝,从而为哺乳动物的壮大让开了路。

当然,欧洲黑死病还不是改变我历史观的主要原因,我只是拿它作一个例子说明,一个偶然事件,尽管开始的时候十分不起眼,也会改变历史的进程。真正改变我历史观的是一个宇宙学事件,这个事件只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被一些理论物理家认识到,到了本世纪被天文学观测所支持(近于证实)。

众所周知,我们的宇宙起源于一场大爆炸,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通常将宇宙大爆炸称为热大爆炸,因为在大爆炸的过程中宇宙中充满了炙热的粒子。而在热大爆炸发生之前,宇宙却是冰冷的,充满了一种我们现在还不十分确知的能量,这种能量在极短的瞬间(大约10的负20次方秒到10的负32次方秒)将宇宙从一个微观的空间区域放大到一个可视的空间区域,这个区域不会比篮球大多少。宇宙极快地放大同时,还伴随了一点点量子涨落,这点量子涨落既体现在空间上也体现在能量上,只有十万分之一。就是这十万分之一的涨落导致了后来的宇宙中各种结构的出现:恒星、星系、星系团。要知道,物理学家只会计算量子涨落,而不会预言具体的恒星和星系,因为量子涨落本身只有统计性质,无法预言。

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银河系、太阳系,根子上来源于一个不可控的涨落。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银河系,没有太阳系,智慧生命会出现。

我还相信,在人类的发展史上,充满了导致历史转折的偶然性事件。别的我还不敢肯定,我相信智人的来历是出于一个极其偶然的事件,否则我们很难说明,为什么在直立人存在了大约两百万年后,突然在20万年前出现了智人。一个最为简单的解释就是,一个或者几个基因突变之后,出现了智人。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基因突变大概永远无法查考了,也许某个直立人遗传给下一代人的基因产生了某种突变,比如最简单的是一个宇宙射线粒子击中了某个女直立人的卵巢。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甚至也可以说是一个量子事件导致了智人的出现,因为基本粒子击中人类的遗传物质肯定是量子事件,它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就像那个导致薛定谔猫的衰变的粒子。

如果我们足够细心,还能找出类似的例子。宇宙结构的产生,智人的出现,欧洲黑死病,看起来都是一个极端偶然的坏事导致了难以想象的好结果。这些极端偶然的事件完全超出我们的掌控,但是,认识到这些真相,会帮助我们把握住偶然的机遇。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