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淼 > 现在忙来忙去 就是为了早日获得读书的自由

现在忙来忙去 就是为了早日获得读书的自由

学而优新媒体:最近读到了哪些好书?
 
李淼:因为杂务太多,最近半年读书较少。现在忙来忙去,也是为了早日获得读书的自由。近来又重新聚焦自己的老本行科普,读了基本很畅销的科普图书,其中《万物解释者:复杂事物的极简说明书》给我的印象最深,作者兰道尔•门罗自己作画,以最接地气的方式为我们解释了45种形形色色的事物,基本不用任何专业词汇。
 
我在上半年也在博雅小学堂给7至11岁的孩子讲了量子力学,从这次经验得到的心得和门罗的科普方式很类似。今天,我们进入了所谓知识经济时代,用“人话”和所有人沟通是一种方便之门。
 
除了几种科普图书,我还读了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柏拉图四书》等相对比较理论的书。我读福山不是因为认同他,而是看他的缺陷,从而引发自己对当今各种政治体制的思考,以及思考西方中心主义存在的问题。
 
学而优新媒体:当前的阅读兴奋点是什么?
 
李淼:坦率地说,对多数人,特别是正当盛年忙于工作的人,未来若干年将是音频书的天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上下班时间和上班的休息时间听音频,罗辑思维的app“得到”以及喜马拉雅FM 都在做知识音频。
当然,听音频获取知识的方式不能取代深度阅读,深度阅读只能属于有大把空闲时间的人。
 
学而优新媒体:最近会重读一本书吗?
 
李淼:会,我一直反复重读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重新发现东方美学,或者反复发现东方美学,是非常值得的事,何况,谷崎的写作方式让人觉得亲近。
 
学而优新媒体:最近在琢磨什么问题? 
 
李淼:一直在琢磨如何获得自由,我指的是时间上的自由,从而带来阅读自由。既然自由意味着先付出,我就得牺牲自己的时间,去外面做演讲,出书。最近还打算在喜马拉雅开音频专栏。如果有时间,我愿意想一想前面提到的西方中心主义问题,以及中国历史上是否存在过科学观。
 
学而优新媒体:近来印象最深的一次交谈,是怎样发生的? 
 
李淼:应该说今年以来并没有和他人做过深入的交谈。八月以来我在腾讯做直播,最近几期和我们学院的研究员王爽一起做,每期直播之前,我们要交流一下,这些交流应该是最近比较大的收获。
 
学而优新媒体:在你生活的城市,有你喜欢的“文化场所”吗?
 
李淼:刚刚离开广州到了珠海,珠海这个城市几乎没有什么文化。好在平均一周回一次广州,我在广州最喜欢逛的地方是太古汇,在那里window shopping一番后就进方所看看书喝喝咖啡。
 
学而优新媒体:最近一次旅行是去哪里? 
 
李淼:除了外出演讲,好久没有旅行过了。
 
学而优新媒体:可有推荐的网站、app或订阅号? 
 
李淼:我向喜欢阅读的人推荐罗辑思维做的app“得到”,体验一下,这是与阅读体验很不一样的获取知识的方式。当然,不能取代文学阅读。
 
学而优新媒体:可以谈谈你正在进行的写作,或者计划中的写作吗?
 
李淼:《给孩子的量子力学》计划今年12月中旬出版,之后还想继续写几本给孩子和普通读者的科普。中国缺乏好的科普,我个人也需要借助科普获得自由。
 
 李淼,科学家,科普作家,诗人,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著有《超弦史话》《越弱越暗越美丽》《<三体>中的物理学》等,现居珠海。
推荐 7